谢乐|古代架空|莲心07

【目录】 【BGM.待宵草】

翌日清早,乐无异与李元华来到饭堂,又碰上昨夜那四个绿衣人。雩风换了身打眼的翠绿衣衫,指尖挑起锃亮的额发向后一甩,冲乐李二人一声冷哼。乐无异嘴角抽搐,低头端碗咕咚咽下一大口稀饭,忽听另一人唤了声乐大夫。他诧异抬头,见出声招呼的是雩风身边一名年纪稍长的随从,正朝自己和气地点头。

乐无异识得他,此人名叫姜伯劳,昨晚曾过来帮着包扎了孩童的伤口,又赔了好些银子。待那孩子走了,他却仍坐在桌旁,拿了一物给乐无异看:“此物……是公子掉下的么?”

摊开的掌心里有枚白麻布做的腰圆香囊,正是谢衣送自己的那枚。乐无异忙道了谢,取回香囊时触到姜伯劳的掌心,只觉他的肤质较常人要硬厚许多,又见那掌心像是覆了层半透明的壳,皲裂的掌纹深处透着隐隐的红,就像快要烂开的冻疮。他刚要询问,姜伯劳已将手拢回袖中。

乐无异心中好奇,却不便直问别人疾症,便自顾自屈起手指细细掸去香囊上的脏灰,忽听那人开口问:“公子这般爱惜,难道是……情人赠物?”

“情、情人?”乐无异吓了一跳,想到谢衣脸又一热,结结巴巴地否认,“不不,是我师父送的。”

“原是尊师赠物。”姜伯劳叹服地点头,“公子年纪轻轻就潜心医道,来日定是大有作为,却不知公子师承何处?”

乐无异还未回答,一旁的李元华粗声粗气地插嘴道:“小主人记错了,这荷包是您在海市买的。俺想着讨好家里的婆娘,也跟着买了只一模一样的呢。”

“呃……对对,是在海市买的,我记错了。”乐无异这才察觉差点被套去话,感激地朝李元华眨眨眼,又对姜伯劳道,“我觉得挺好闻,一口气买了好几只送人……家师送我的是另一只。”

“原来如此。”姜伯劳笑了笑,“此中香料清新宜人,在下也很是喜欢,公子可否告知那间香铺店名,在下去海市时亦可买上一只。”

乐无异只道不记得,又推说明日还要早起赶路,便拉着李元华匆匆告辞。

“那姜大夫有些奇怪……有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乐大夫,你初涉江湖,还须时时小心。”待绿衣人用过早点后离开,李元华低声嘱道。

“是啊,我昨晚差点漏出师父的行踪,幸好李大哥替我解了围。”

“唉,是我收拾东西时漏瞧了,不过……看你小心得紧,我本来也以为是哪位姑娘送的。”

“真是师父亲手做了送给我的,我随身戴了好多年,这回怕掉路上才收进药箱里的……别看它不起眼,用处可大了。”乐无异一提起谢衣就忍不住打开话匣子,只是杳蝶通信之事不宜外传,便转口道,“昨晚回房后我想出个好法子,这下总不会再丢了,你瞧……”

少年得意地指指腰间,李元华见那只素雅的香囊竟被棉线五花大绑地钉在腰带上,下面还缀了几个小铃铛,不由瞠目结舌。

“嘿嘿,就算再和人打几架,也绝对掉不了。”乐无异来来回回走了几步,那些小铃铛便随着他的步子清清脆脆地响。

“对了李大哥,有件事想与你商量。”乐无异回到座位,拿了几个馒头装进行囊,“昨晚那个伤到手的孩子名叫巴叶,他说许多一起逃难来的乡亲都病了,眼下都住在城南的郊外,我今天先过去看看……这是要采买的清单,李大哥能不能先帮着买一些?”


城南郊外有一片空旷地,几十名朗德百姓在这里搭起草棚,捆了草垛充作门窗,泥地铺上稻草,又找了几张破旧桌椅,算是有了暂时的落脚处。

乐无异进屋后,见墙角整齐地堆着数袋米面,袋上印有乐家商会的标志,心道老爹的赈灾商队原已到过此处,不由心头略松。转眼又见里屋地上横七竖八躺了十来人,青壮年竟占了半数,忍不住皱起眉。

“阿娘,救我的大哥哥来了。”巴叶欢呼着向乐无异奔来,身后急急地跟着名钗荆裙布的妇人。

“乐大夫,巴叶不懂事,昨夜冲撞了几位老爷,还好有您护着他。今天又特地来看孩子他爹……”感激的妇人将乐无异带到一名横躺在地的男人跟前,哽咽道,“孩子他爹一直壮实,洪水冲到村里时还下水救过好几个乡亲。前些日子他爹说要去城里找活干,没想到当天就倒下了,被人抬回来后就再没醒过。我只怕他撇下我们娘俩……”

“大娘别这么说,我一定会救他。”

不料那人脉见浮大而散,生机竟近断绝,与数月前病死在息馆的朗德男子十分相似——

“无异,若再遇到此种病症,你可一试‘鬼门十三针’,或许尚有转机。”那夜暗访义庄后,谢衣曾如此嘱咐道。

所谓“鬼门十三针”是一种封脉术——以亳针封绝周身脉络,暂阻生机流失,从而争取治疗余裕,置之死地而后生。那十三道落针处均是人体腹腔周遭的要害腧穴,位置深浅不可有丝毫闪失,否则一旦针尖戳破脏腑,病人就会当场毙命。十三针施毕,病人大夫都像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故得“鬼门”之名。

此外,此法对人体经络损耗甚大,严禁用于年长者与幼童,即便正值青壮年的男女,被施针时也极为痛苦。乐无异学医八年,也只在年幼时见谢衣用过一次,后来他被谢衣握着手,一针一针在针灸铜人身上扎了几百回,又苦练了几年才终于学成。

他自信能够施完这套针法,只是担心万一仍是救不活,病人却白白遭了罪,到时候如何向巴叶他们交代……

对了,师父说过,宁可因救治失败而背负骂名,亦不可放弃哪怕一线生机,所以我还在犹豫什么?于是定下心神道:“你们之前找过其他大夫吗,用过什么药?”

“唉,我们哪请得起大夫,几个月前有位懂医的姑娘路过这儿,那时已经有好几人倒下了……那姑娘看过就说,他们得的是会传染的瘟疫,救不了的。”巴叶娘颤着声道,“乡亲们都在哭,她也不忍心见死不救,就给了些药,又说那药不治本,最多延缓几个月……还嘱咐我们不要靠近病人,待人走后马上运出去埋了。”

乐无异看过另几人,发觉各人症状皆毫无二致,心道这并非传染病,为何那女子要特地嘱咐人避开。

难道……是为了隐瞒什么事,故意避人耳目?

乐无异心念电转,又问:“她给你们的药丸是不是红的,上面有个翠绿小点?”

见巴叶娘果然点头,乐无异暗自道,巴叶娘与朗德男子前后遇到的义诊大夫,应当就是同一人。

屋顶的草垛缝隙透出冬日阳光。乐无异背上被照得暖和,心中却一片冰凉——病人得病在先,女子给药在后,因此这蹊跷病症并非因药而起,可那女子分明能制出针对此病的延缓药物,却又谎说他们得的是会传染的瘟疫,还要其他人远远避开,这又是为何?

乐无异那夜与谢衣暗访义庄,曾在那病人尸体颈侧见到一道奇异伤口,像是被虫咬后溃烂开的。然而那人离世时身上并无伤痕,伤口应是死后留下,乐无异心道,那义诊女子诓骗他人不要靠近尸体,或许正是为了掩饰这道蹊跷的伤口。

“大哥哥,你一大早赶来,休息一会吧。”巴叶从水缸里舀水递给乐无异,却被妇人拦下。

“和你说了多少回,井水要烧开才能喝。”

“可我们住村里时不都是直接打来喝的?爹也说,烧过的水不甜。”巴叶委屈地嘟起嘴。

“你爹身子好,他喝了没事,你喝就会闹肚子。听话,去打些热水给乐大夫喝。”

妇人目送着巴叶离开,又低头看着地上的丈夫,粗糙的手捏紧了衣角:“得病的乡亲们吃了那姑娘给的药,还是一个个地去了,孩子他爹和这几人是才倒下不久的,说不定哪天也……巴叶还什么都不懂,我……”

“大娘,我有个法子。”乐无异站起身,“快找几个人来帮忙,我试试给他施几针。万一他中途痛醒过来,得有人用力按住,绝对不能乱动。”

众人拼凑了桌椅,将男人抬了上去。遮光的草垛被尽数移开,乐无异解开病人衣衫,一一按过他骨瘦嶙峋的胸腹和僵硬萎缩的手脚肌肉,耳旁传来巴叶娘强自压抑的抽泣。

年轻的大夫闭了闭眼。

用针者,虚则实之,满则泄之……师父,无异要开始了。

指尖微动,一枚接一枚发丝般的亳针插入病人腹中。草棚四面透着寒风,少年秀挺的鼻尖沁出细密的汗珠。

“天枢后,是气海……”手指绷紧脐下一寸半的皮肉,正待落针之际,指压处突然传来一丝颤动。

……怎么回事?

乐无异用手掌推压病人小腹,引着血气回流至脐眼附近。不久竟见气海附近隐隐鼓出一块指甲大小的紫斑,轻轻一戳,那紫斑居然灵活地向旁避开了。

在场的人都瞪大了眼睛,谁也不敢出声,因此那声嘶哑的闷哼便格外清晰——巴叶爹竟醒了。

众人又惊又喜,忽然有人朝着门口喝问:“喂!那边站着的,有啥事吗?”

乐无异随声侧目,见一个戴着兜帽的人影背光站在屋外。倏然变强的日光令他眯起眼,那人似有些眼熟,正要细看时却已拉低兜帽遮住面容,转身疾步离开了。

灰色的罩衣微微扬起,露出一截碧色的衣摆。

“啊啊——”

醒来的男人痛苦地嘶吼着,脖子上的青筋根根暴起,众人赶紧将他死死摁住。老旧的桌椅剧烈地摇晃,只怕随时会崩散,乐无异忙撤下大半亳针,又在气海周围连落数针,尽数封住那块紫斑的去路。

“大夫,这、这是啥?”

“是蛊虫……”乐无异抬头环顾众人,“是了,蛊虫啮噬了内脏精气,所以他才昏迷不醒。”

“妈呀,原来那害人的东西是虫子?!”

“虫?为什么会在他的肚子里?是谁害了他?”

“我们身上会不会也有这虫子?”

在场的百姓炸开了锅,乐无异深吸口气,尽量镇定地开口:“不要害怕,把蛊虫取出来就能活……我会尽力。”

“就照乐大夫的话办,要是能成,大伙就都有救了。”巴叶娘红着眼睛点点头。

“我要割开他的皮肉,来不及配麻药了,你们按牢他……”乐无异指挥着,又对巴叶道,“快,找支蜡烛给我。”

针具中最粗长的针名为铍针,长约四寸,两面开锋,形如一柄小宝剑。乐无异将针尖在烛焰上反复炙烤后,边捏着一端等其凉却,边盯着那块已涨成拇指宽的紫斑。薄薄皮肤下依稀可见一条细长的虫躯胡乱地扭动,却因为被银针阻截找不到退路,无法藏回脏腑之间。

乐无异冲众人使了个眼色,挥针划开了那块“紫斑”,只听噗嗤一声,大股鲜血即从伤口喷涌而出。他执起特制的吸管,将涌出的血水与蛊虫一并吸入皮囊里。

“乐大夫,这算是……成了吗?”

“嗯,就快好了。”

处理完伤口,乐无异仔细端详置入碗中的蛊虫,见其通身紫黑,形态竟与杳蝶幼虫有几分相似,转念却又一哂——果然是累糊涂了,蝴蝶幼虫又怎会在人的体内孵化?


当日分头而行的李元华买齐了药材,然而乐无异还要为另几人取蛊,至少需三五日光景。二人合计一番,决定乐无异独自留在展细雨,李元华则折回将药材带给谢衣。

定下三人的再会之地,乐无异拍着胸脯催促道:“师父教过我拳脚功夫,还有老爹给的剑,你担心啥?快走吧,别让师父等急了。”

“两日后我与谢先生就能抵达。乐大夫,那几个绿衣服的异族人虽然走了,你还是要小心行事。”







注:

1.“虚则实之,满则泄之”出自《灵枢·九针十二原》。

2.“鬼门十三针”之名出自《中医·针刺篇》。本文仅借用名称,其他全是胡诌。PS.真正的鬼门十三针中有一针的穴位非常……微妙(有兴趣的童鞋可以自己查,捂脸)。

下回预告:乐大夫有财有色,劫匪真有眼色

15 Sep 2017
 
评论(1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