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乐|古代架空|莲心17

 【目录】 【BGM.归】(←建议配合食用)

十数日后,百草谷众人行至大漠腹地,发觉先前寻到的古道路标竟已被人尽数毁去。幸好近处有水源,旁有一小片稀疏的胡杨林,秦炀下令全队扎营,自己带着几名兵士亲自外出探路。
北方天空的云端之上隐约可见伊列山脉,冰雪终年不化,远远看去,连行经的云朵都像被寒意冻在了山顶。秦炀等人行到山脚,见峡谷中间隐着一线宽的山路,路两侧皆是刀砍斧劈的绝壁,入口还有驻兵戍卫。
按《山河图志》所示,进入流月城必经此道,秦炀暗忖,山道易守难攻,必是一场生死相搏。尽管胜败难料,但时不待人,秦炀归队后即下令拔营,试以这支千余兵力打破僵局。
出发前夜恰逢八月十五,乐无异烤了甜馅的胡饼,取出自酿的果酒,秦炀领着副官给将士们一一敬酒,还扯着嗓子献歌几曲,热闹得好似中秋家宴。
酒酣之际,漠风苍凉,不知是谁唱起一首无名歌——
万里层云蔽,
将身从北行。
与君流水意,
愿往不辞衣……
有人起身鼓掌,也有人在欢声笑语中悄然离开。

月色错落,胡杨林间似有积雪斑驳。少年背靠树桩坐着,见四下无人,便将那只憋闷了多日的冥蝶放出蝶匣,目送着它消失在林深处。
琉璃似的苍穹龟裂在枝桠间,远比在自家桂树下望见的夜空更澄澈。他想起今年错过了桂花花期,也不知千里外的家人是否也在饮酒赏月。
静水湖的月夜也是极美的。他以前与谢衣去邻山采药,偶尔露宿山中时会分吃自己做的小点心垫饥,而后在山顶并肩眺望那“很美的地方”。谢衣曾答应带他去看看那座遥远的城池,如今它近在一山之隔,当初许诺之人……却要失约了。
星垂平野,《在水一方》的曲调悠然响起,顷刻间沙海中似有万丈红莲盛开,直冲九天明月——
碧叶间穿梭的少年悄悄游向湖心小船,直到近旁才突然冒出水面,嬉笑着把手一扬。漫天的莲蓬雨落在船舱,惊得船舷上的杳蝶纷纷飞起,船头吹笛的白衣青年倾过身,将口笛挂回少年脖间,托住他的后颈凑近,而后在他额上轻轻一弹——无异,你脸红了……
自称初七的男子道,在下与你并无瓜葛,阁下请拔剑。
音律倏然中断,口笛跌落在膝上。冥蝶自黑暗中折回少年身边,在他微湿的眼角旁徘徊片刻,停驻在渐冷的铁片旁。
身后传来两人脚步声。
乐无异抹去泪,听到来人语调生硬地道:“女……呃,你们中原人是叫姑奶奶……姑奶奶别拦我,我就问他一句话、一句话!”
说话的正是狼王,身后跟着一脸担心的闻人羽。异族男人看了一会乐无异,一反常态地闭了嘴,有些拘谨地在他身前坐下。不等乐无异开口,他便从脖间勾出一枚挂件,慎重地放到少年膝上。
冥蝶被占了位,鼓着翅膀飞上乐无异的肩,留下膝头上两枚一模一样的口笛,宛若双生——
“这是夫君家代代相传的祭具……你与安尼瓦尔各持一枚。若今后有幸兄弟重逢,也能以此相认……”他的母亲曾对他说。
“捐毒大将军兀火罗,将家传的一对祭具给了两个儿子,兄长的刻了吉祥安康,弟弟的是富贵绵长……后来,兄长出了远门,回家路上听说浑邪王听信小人谗言杀了父亲,母亲和幼弟已经被流放他乡。”狼王抓住乐无异的肩,“兄长发誓要找到母子俩,他去过许多地方,还去了中原,可他离开时弟弟还没取名字,又怎么能找得到……他只知道,如果他的弟弟能活到现在,就是你这样的年纪。”
乐无异慢慢抬起头,涌出的泪水划过颤抖的嘴角。狼王的手越收越紧,捏得他的肩膀发痛,二人却都毫无所觉。
“……哥哥记得弟弟的左肩胛下有一块铜钱形的褐色胎记。”狼王松开手,胡乱抹了抹发红的眼,“哥哥名叫安尼瓦尔,却不知道……他的弟弟是不是还记得他?”
乐无异将两枚口笛紧紧握在手中,滚烫的泪砸在冰凉的手背上,他顾不得去擦,只对着久别的兄长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捐毒话里……‘哥哥’是这样说么?”乐无异将一枚口笛放回安尼瓦尔手中,吸了吸鼻子道,“我离开家太久了,都不记得捐毒话怎么说了,你快教我。”
狼王仰天大笑,连道几声好,当即连比带划地教起来。闻人羽笑着摇头,正要悄悄离开却被乐无异唤住,问她可想饮几杯果酒?
离出发只剩几个时辰,一向恪守军令的闻人羽却点点头,坐到乐无异的另一边。她日夜牵挂着程廷钧的安危,方才被笛声牵动心绪,离营散心时恰巧撞见同样寻声而出的安尼瓦尔。
安尼瓦尔笨拙地换回乐无异习惯说的中原话,却不妨他顺溜地将胞弟酿的酒捧上天。他心满意足地勾着少年的肩,说乐无异幼时一逗就哭,自己怕爹娘责备,每次只能又唱又跳地再把他哄笑;又说乐无异方才吹的曲子是捐毒情歌,母亲以前很喜欢,经常哼唱着哄兄弟俩入睡。
乐无异跟着五音不全的哥哥一通乱唱,笑说起师父也教过自己吹这支曲子,还给它取名为《在水一方》,同样取自一首中原情诗。
闻人羽心想,乐无异也是喝醉了,才会提起谢衣。
少年恢复了话唠本性,说幼时喜欢在雨天踩水洼,师父便托人特制了一把大伞,好让伞罩住东窜西跳的自己,伞面上的杳蝶也是师父亲手画的;他说诊治的第一个“病人”也是师父,还被半哄半逼着在对方手臂上扎下生平第一针;又说自己写得最好看的两个字,就是师父的名字……
风过林间,冥蝶与碎叶一同落在少年手中。乐无异问安尼瓦尔,与至亲至爱之人分离,再见时那人却已经忘记自己,该如何是好?
安尼瓦尔已醉了六七分,嘀咕几句后突然做了个斜劈的手势,乐无异皱起眉,把头摇成拨浪鼓,闻人羽一口酒将咽未咽,差点咳将出来。安尼瓦尔摇摇晃晃地扶住树干站起身,自斟自饮了一杯,悠然道:“哎,你哥哥我刚才是说,弟弟看中的人,居然还敢唧唧歪歪的,打昏了扛……不、带回来啊!不过呃……你香囊有没有给人家,咱爹当年胡闹归胡闹,给娘提亲时听说也是按着这规矩来的……”
“师……给过我了,这就给你看、看。”乐无异摸到空荡荡的腰间,笑容倏地僵住,瘪着嘴委屈道,“哥,半月前我和他打了一架,没打赢,香囊弄丢了。”
“你和女人打架也赢不了?”安尼瓦尔拍拍胸脯,“没事,下次哥哥替你打!”
“什么男的女的,不行就是不行。”乐无异跟着抬高声音,“不许你伤他,谁都不许……我会带他回静水湖去,好好过日子……”
“无异,”闻人羽揉揉发涨的太阳穴,脑中似有什么呼之欲出,忍不住插嘴道,“你说的提亲……咳,香囊,是不是那个白色的、破了口又缝起来的……就是、就是你师父送你的那个?”
乐无异毫不犹豫地点点头,闻人羽心道一声果然如此。少年一路不曾掩饰,她也非迟钝之人,此刻恍然,倒也不觉得讶异。见他尚且平静,她才继续道:“我记得吃沙鸡时你把它拿出来看过,谢前辈一来,你就顺手把它塞回前襟了。师兄带走你后我仔细翻过每一寸沙地,并没见到那个香囊,还以为在你那儿。”
“我衣服被师父割破,以为掉了,就没和你说。难道是被他……”乐无异坐正身子,眼中已恢复大半清明,“我被按在地上时,师父正好背对着沈夜,如果他那时取走香囊,应该不会被看到……可他为什么要拿走它?”
“其实还有一事,我一直有些奇怪。”闻人羽走到安尼瓦尔身前,抱拳朗声道,“对不住,还请狼王配合一二。”
安尼瓦尔扶着脑袋,朝她慢慢翻了个白眼,闻人羽嘴角微抽,懒得与醉鬼多话,干脆上前一步将他掀翻在地,随后仿着谢衣的动作屈膝压住他胸口。她的动作极为利落,安尼瓦尔尚未反抗,就被她拔出靴子里的匕首,用刀背抵住了脖颈。
“无异你来看看,当时谢前辈拿刀抵着你,是不是这样的?”
“差不多是这样……哎你别乱动,听闻人先说。”乐无异跳起身,帮着闻人羽按住怒目的兄长。
“所以我想不明白。”闻人羽揪住安尼瓦尔的前襟,用刀背虚虚划过他耳下两寸之处,“如果谢前辈真要杀你,只会这样割开你的脖子,但是……他留下的伤口偏偏在后颈,恰巧叠着一道旧伤。对了,那道旧伤是怎么留下的?”
乐无异垂下眼帘,颤着指尖按上后颈的血痂。
这几月里,他请缨掌管了全队伙食,每日累得倒头就睡,即便夜半梦回,翌日也无暇伤怀。他本以为自己会慢慢忘却,不想一被提起,与谢衣的那次交锋依然清晰如昨日——
那时,他在闻人羽的帮助下将谢衣引到套索旁,却被突然现身的沈夜搅得心绪大乱,忍不住再次恳求谢衣跟自己回去。
他分明见到谢衣眼中隐隐的动摇,不料沈夜一声冷笑,道是谢衣自愿种下牵线子蛊以示忠诚,只需持有母蛊,“初七”就只能是一条忠心耿耿的狗,除却武艺外忘去了一切。沈夜随即又激道,种种皆是自己一手布局,若乐无异能从他手中夺去母蛊,谢衣亦会对他言听计从。
如今想来,那日谢衣现身前便一直藏身于帐篷后,听过自己与闻人羽的交谈便知秦炀已至附近,又已知晓周围沙地下设有机关,却仍是不动声色地跟着他们走进埋伏;自己后来被激得挥剑冲向沈夜,却完全忘记了与那人的悬殊差距,若非谢衣一掌挥开自己,只怕当即命丧沈夜之手;安尼瓦尔说闻人羽做的绳套套不住人,可那时谢衣本已制住自己,却趁着绳索翻起时抽身退开;他身上的伤虽然看似可怖,却几乎都是皮肉伤……
种种巧合,只能源于同一个理由。
骤然的狂喜令泪水夺眶而出。乐无异恨不得一跃而起大声呼喊,却又强自按捺,逼着自己冷静下来——
两道重叠的伤口,一只被取走的香囊……若都是谢衣留下的暗示,那必定是一个不仅可在沈夜的眼皮下暗度陈仓,而且只有自己才能看懂的暗示。
那到底是什么?
冥蝶再次飞向西南方,一次又一次从同一个方向折回。蝶翅莹莹生辉,与那只多年前飞进无厌伽蓝地牢的蓝色蝴蝶渐渐重合。
香囊,矩木屑,杳蝶,引路……他一把抓住闻人羽的手腕:“我知道怎么找到蛊王了!快带我去见你秦师兄。”

离珠行刑当日,一名持有大祭司手令的黑衣男子叩开了地牢大门。狱吏拉开铸满倒刺的牢门,见男子身后不远处站着廉贞祭司华月,还有一辆覆着白布的马车。
狱吏事前得了提点,给男子搜身时比往常更为细致,然而除却一只巴掌大的破布袋外并未寻到他物。他带着黑衣男子穿过重重岗哨,来到离珠的牢室前。
黑衣男子在牢门外等着离珠画押,不时侧头看向隔壁的牢室,似是对那处的犯人更有兴趣。
“那一个……是大祭司大人前几月路过无厌伽蓝时抓的探子,百草谷来的人。”初来此地之人大多会好奇,狱吏见怪不怪,边搭话边趁机打量这陌生的监刑官。
一身劲装的男子身形如松,影子被火光拉得细长,摇曳在幽长的石廊深处。他大半张脸被面具挡住,露出的下颌线条十分柔和,嘴唇略显苍白,嘴角天生带翘,光看皮相,更像是三月春风里的赏花人。
狱吏暗道,这“初七”的自称应只是个代号,大约是某位高阶祭司的死士吧。
感到男子的目光透过面具转到自己身上,狱吏一个激灵,低眉敛目地扯开话头:“大人在看什么?”
男子的手斜斜指向对墙——一只飞蛾被困在墙角蛛网里,不远处有一只蜘蛛正徐徐爬近。
“呃,对不住……是属下疏忽,这就遣人打扫。”
狱吏连连赔罪,暗道人虽长得人畜无害,这身煞气却是掩不了的,看来真是被豢养的死士。可既为死士,为何“上头”又特意嘱咐要彻底搜身查验……
还真是怪了。
男子收回画押过的手令。狱吏向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径直将亲手置备的鸠酒递给离珠,不错眼地盯着她一滴不剩地饮下,这才从莫名的压迫感中透出气来。
“廉贞大人吩咐过,酒中加了麻痹五感的药物……等一炷香就行了。”他压低声音道。
男子终于开口:“主人令廉贞大人处置善后,刑既毕,劳烦阁下去请大人过来。”
“这……恐怕还得等一会。”狱吏将离珠拖到门边靠着,探过她逐渐涣散的鼻息脉搏,转头却见那张面具仍然对着自己,不辨喜怒的面容令他脊背微微发冷。
男子抱臂靠向身后墙壁:“在下任务繁重驳杂,便借贵地稍作歇息。只是阁下回禀大祭司大人时,若被问及在下晚归缘由,却是阁下惧怕毒性失效、须得等人气息断绝才肯放在下离开,绝非在下拖延偷懒。届时,还请阁下明证。”
“小的怎敢耽搁大人?!”狱吏抹了把冷汗,“大人息怒,小的这就请廉贞大人过来。”
……
入腹的鸠酒化为万千锥尖,深深刺入柔软的脏腑中,离珠痛苦地蜷起身体,几息过后腹中渐渐麻木,周遭声响亦是变得混沌。她猜测是华月吩咐人在鸠酒中加了麻药,好令她减轻痛楚,不由暗叹一声,抱紧了那卷桃花山水画。意识弥留之际,忽见那戴着面具的监刑官闪身靠近,将那卷画抽走了。
“不,还给我……”她强自睁开眼睛,恍惚瞧见那人指尖顶入画杆的轴头,一拧一拍,竟取出了暗嵌其中的蜡封。那画杆原是两截笔杆制成,竹管中空可置物,然而除了她与谢衣,绝不可能还有第三人知晓此中关节。
难道,他竟是……
“对不起……离珠心中放不下,没有听破军大人的劝,还是回城了。”
那人轻叹着捏开离珠下颌,倒转画杆,将灌注其中的药液倒入她口中。离珠咽下,又见那人伸手拂向自己睡穴,不由求道:“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脸……”
男子犹豫片刻,略略掀开面具。
果然是离珠至为熟悉的眉眼。唯一陌生的,是右眼下两点蛊王血印。
“替代城主、以血饲蛊的人……是您?对了,大人血里也有矩木的木精,那我方才喝的……是大人的血么?”
口中还残留着一丝血腥气,离珠吃力地抬头,却见男子已把面具重新覆上,冲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远处传来人声。
男子低声道:“我会封住你周身大穴两个时辰,木精可护你心脉生机。你对华月只道一概不知,她应会护你周全……往后,各自珍重。”
“连心蛊宿主与蛊王性命相连。破军大人救我性命,有件事我一定要告诉您……”离珠虚弱地说完,又叮嘱道,“这是蛊王唯一的弱点,大人切莫令其……”
“明白了,多谢。”男子点头,伸手拂过离珠睡穴,听她最后又模糊地道了句,定要小心。

送走华月等人,狱吏取了长柄扫帚打扫,却见蜘蛛与蛾子都已经消失了。墙角只留下一片破棉絮似的蛛网,在阴冷的风中不住轻颤。




 

 

本章配图,吹笛子的乐乐 (虽然不是口笛,但氛围有点像),感谢 @青冥百丈 先生授权~

注:

离珠→离开的蛛……作者文字游戏恶趣味QAQ

感谢小梦赐诗~

下章预告:师父再次上线了诶嘿嘿!!!

25 Sep 2017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