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心友写出了我的心声❤

-M1-:

昨晚激情犯罪,为谢衣写了一个小随笔,感觉是早就该写但一直没写的。给自己留个案证明我爱他吧(。

让我写谢衣必然是一通尬吹。。。虽然我觉得打CP tag有欺诈之嫌(?)但还是打一下吧。。。

————————————————

其实本来呢,要说这种东西应该在几年前入坑之初就洋洋洒洒挥笔千言,胸中激情飞瀑直下,不好好说上个三天三夜不肯罢休。但我不太喜欢在公开场合表达自己的想法,一来话不到位很容易被误解,二来过一段时间我总会觉得言之尬尬,阅之迷醉,事后回想仿佛在大街上裸奔,而且一般有点感慨都挺鸡零狗碎上不得台面的,就一直没写过这些东西。昨天晚上突然就写了……

我以前四处流窜,看了很多关于他的分析,单人的,cp性质的,激情的,理论的,写得都很好,鞭辟入里。但是看来看去就一个想法: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这样两个人,他们对谢衣的看法能够完全一致。能重合80%就属于心灵知音,但哪怕如此还是会为了剩下的20%而争执不休。

其实也挺难解释为什么喜欢这个角色,直到后来我才逐渐悟出来一个道理:他是一个我将世界上所有品德和美好加之于身都不会显得丝毫过分的人。(这个话已经很过分了)

——
这样一个角色的生命力注定是持久恒常的。他的吸引力不在于他的3D建模,更细致更帅气的画风永远层出不穷,而接受者对外貌的感受又是直观和强烈波动的。他的吸引力也不在于角色之间的虐心关系,翻开任何一本小说,都不缺“哎呀我操”、“妈耶带感”的情节;况且每到一个墙头,顿觉这边风光独好,没有什么能比眼下这个墙头更深刻、更扎心、更可歌可泣。

但是偏偏回头一看,唯一深刻的、扎心的、可歌可泣的,还是谢衣。他作为一个个体,不依靠任何角色之间的联系而存在于我的理解当中。

我喜欢白日晴朗和天高地阔,而阴郁冷雨带来的深沉情绪则很难让人持久沉迷——大多数人有亲生命性,对于美好之物总是会不自觉地为之吸引和靠近,而对负面和绝望情绪的陶醉终究难以长久。很少有人会喜欢白墙、石头和死水,但是我们共同热爱着的——挂着衣服的墙壁如家、石头燃烧如星星、水域奔腾如江海。对生命力与真善美的亲近书写在无法感知的意识层面,既然感知不到,自然也拒绝不了。

谢衣在我的理解当中是这样一个存在:无论过了多久,无论审美如何变化,无论对他的结局是否释怀,他永远带来感动,他身上盛放的美德永不褪色,所蕴含着的向善和积极力量能够在痛苦与绝望的境地给予真实的温暖和庇护。迄今没有任何一个角色能如他包含一切光明的指征,让我从一个虚拟角色身上受到如此大的影响,一次次坚定我对生活的追求。

尽管一个虚拟角色比真实的人来得平面和简单得多,但是不妨碍我真情实感地给他铺排人生和故事。我有时候倾向于去描写他悄然无声的仓皇、百年一身的孤独和难以抵抗现实的不得志。我一心景仰他可贵者胆、所要者魂的匠心独运,学习他的致广大而尽精微,敬畏他赤子之心鉴故国又绝不肯退让的果决——他强大得全副武装,又深陷矛盾软肋——他的矛盾丑陋吗?不!我倒认为正是他“可为而不为”的矛盾让他更加光明——这个表面缱绻的人身上,强大与矛盾交织着的真实人性是如此清晰透亮、锐不可当。他不仅用他的悲剧打动我们在平淡生活中渴求震撼的心,一定程度上还促使我们理性地思考和判断。正因如此,围绕着他的争议才如此庞杂。从一个虚拟人物身上折射出千差万别的人生观念,这本身就是一种价值。而当我拆解他的每一言每一行,最终看到的是心与一灯,耿耿千古的卓然光华。

“为弥陀尽形寿,为弥陀献身命”,谢衣这个人身上是具有某种佛性的,从他身上我看到一种安忍不动、静密深藏的克制。他注视世人,仿佛察尽众生八万四千烦恼,饱含菩萨低眉的慈悲;他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刚毅雄健处如金刚怒目,明明白白昭刻着他的殷殷热血:肉身可以被打倒,但他的人格,坚硬如万古玄冰,炽烈如红莲烈火,将永不摧折。

但他身上也不只是渊渟岳峙:当我重返静水湖,便忍不住想去接近可惜层楼无铁笛、负我诗成的谢衣,忍不住想远远看着吹灭读书灯、一身都是月的谢衣,想变成静水湖的小龙人,想变成桃源仙居的辈辈猴,想守望他的孤独,又想抹去他的孤独——人世百态,风雨如晦。我的悲观塑造着他的痛苦,使他在我的脑海中成为一个孤独而不自知的人,他活得像风暴和急流汇集的冷峭海岬,像万丈悬崖上的一棵风吹歪脖子树。但显然把这样一个人的情绪塑造得过分强烈和热切、又无节制地夸大他的痛苦是对他的折辱。他原本不是风暴里的海岬,不是悬崖上的孤树:他本身就是海纳百川、是壁立千仞,是广阔心胸的包容、伟岸与强悍。“心如钢铁任世界荒芜”,这样的类比太冷硬,太与他温柔的本质相抵触。他一方面受到我悲观心态的歪曲,同样也支撑我对生活最朴实的祝福和期许:一个人虽然受这样那样的摧折,但他仍然能遇到消解冰雪的温暖——我承认我既不冷静,也不透彻。我对他没有什么深刻刺骨、鞭挞灵魂的解读,也无法提供充满思辨的人物关系宏论,我只是窝在同人世界里面希望他过得好一些。

从谢衣和乐无异的关系当中,我看到他性格里被乐无异挖出来的另一面:这一面的谢衣带点老庄式潇洒,隐约读出一点儿唐伯虎一样的浪漫: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他就算在人间打一百年光棍,那也是花样繁多令人措手不及的钻王。这一面的谢衣没有一本正经,他不仅温柔又真诚,还可亲又可爱,会恶作剧又会摆架子。

我从不去怀疑他灵魂存在的真实性。我已经看到了两个独立人格的互相吸引,看到师徒之名背后的人格对等和互相敬重。在乐无异心里,谢衣永远是“他”,是师父;而谢衣则教他自己选择人生的可能性:我告诉你我的故事,然后请你自己拿定主意。我见过太多强横干涉的教育,见过花很多年走父母安排的路,最后打破一切从头起局的人;正是如此,我看重身份之隔背后的互相尊重,并且知其不易:这甚至不只是一种教育的美德,更是树人的功德。

所以我总是认为(或者说希望)乐无异赋予他“家”的意象:像蜡烛去温暖冰雪中的火把,一片叶子安慰一棵掉头发的大树,让温暖他人者也获得温暖,让宽慰他人者也享受慰藉。

我想来想去、写来写去,到头来我想在我的世界里,给予这个角色的,也只是一个容你卸下武器、展现真实的家的空间——

现世生活,万家灯火:谢衣毕生所求,莫过如此人间。



11 Jan 2018
 
评论
 
热度(60)
  1. 清粥一叶好养颜-M1- 转载了此文字
    心友写出了我的心声❤ -M1-:
  2. 飞萤采雪-M1-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偶就拔不到这个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