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仓鼠同学古二剧感讨论记录(上)

(起因是在下写同人时,担心自己(腐)视角对原作理解有局限性,要是OOC就杯具了。仓鼠是男生,不腐,本命则阮。本记录仅为仓鼠童鞋对古二的个人看法,不掐不黑任何角色)

一、关于【喜闻乐见】

仓鼠:

先说闻人和无异吧,最后结尾说闻人救回来了,当了三年教头,无异造福了西域,3年后两人碰头……

我:

对,这对HE了。可是闻人用过两次禁术,无异从小身体不好,我有点担心。

仓鼠:

你说的那两件事,或许对他俩寿命有影响,但那也是有在对方陪伴的基础上。

咱就不脑补那么远了。

二,关于【则阮】

仓鼠:

软妹和夷则,第一幅ED图我很高兴,他俩走遍千山万水去找延长软妹寿命的方法……

但是第二幅图和文字,让我心情瞬间沉下去了。

夷则一人,漫天的飞雪,估计是在太华山……

他手里貌似有什么灰色的东西(猜想就是软妹灵力耗尽变回的草)

又说夷则不顾师尊的劝阻加入到皇位的争夺之中,凭他的能力,想必最后会得到吧,只是花了多少代价只有他自己知晓。

想浪漫点,他是为了在软妹变回来的时候,有能力给她最好的东西,继续和她相守,顺带着为消去自己心中那磨灭不了的仇恨。

但是,就他回世俗争夺皇位,最初的目的是报复他父亲,师尊阻挠过他,那个慈恩寺的老和尚也劝过他,莫要记仇……复仇之路虽畅快,但是自己是开心不起来的,因为,那不是他本心追求的东西。

记得说软妹变回草以后,变成人身的记忆也会消失。

所以综合考虑一对比,夷则和软妹要让人心疼的多……

脑补下,夷则在大殿里看着熟悉的阿阮,那个“阿阮”却歪着脑袋捋着头发,软软的声音问“你是谁?”

这轮回就像4月番一周的朋友一样,女主关于朋友的记忆只能维持一周,周一早上清空,男主就一次有一次的上前说,请和我做朋友吧~~夷则应该也能做到吧~

三,关于【沈夜和谢衣】

仓鼠:

我再说说,沈夜杀2.0的理由~~~

谢衣和沈夜的出发点都是好的,让他们的族人好好活下去,只是方法出了问题。

沈夜饮鸩止渴,谢衣道不同只好下界寻找方法。

没多久1.0遇难,成了3.0。

偶然之下,沈夜发现了2.0,而且2.0和1.0的踪迹一样,他也会想是不是1.0真的在这下界找到方法了,而且2.0做的如此像真人,所以才折腾下2.0的脑袋查看下百年的记忆。

之后又有了借无异等人之手凑上古神剑的事~

最后一集有一段谢衣和瞳的对话,关键在这句,它说明谢衣下界是想满足这天时地利人和,除掉心魔而已。

四,关于【三谢论】

(参考贴:《一个假设:渡魂、魂魄分离与谢衣之道的联系》

链接:http://tieba.baidu.com/p/2623116256)

1.0影像片段和2.0都说明了谢衣对生命的敬重,所以我感觉他不会做出什么移魂动魄的事,也没地方让他学这玩意,没人会教他。沈夜如果会,他自己也会偃术,如果他也懂移魂魄的事,他干嘛要跟心魔缔结契约而不和谢衣一起试试这条路?要知道他为了族人连自己都愿意奉献。

所以,谢衣下界的主要目的是寻找昭明,设定里他是至高无上的大偃师,他能做出如真人一般的2.0也在情理之中,他走之前给2.0的命令是隐居,但是和无异一起上路后,2.0虽在努力回忆,但是看样子也没回忆出个所以然,因为不存在。

他在对抗沈夜自知不能自保时,留给无异的信息却是寻找昭明,这消息也只能是1.0设定好的,能找到2.0的人肯定不一般,而且2.0或许会有危在旦夕的时候,那至少要把这希望传给找到2.0的人。

而且后面想想,其实没有所谓三谢合一一说……

初七后面触摸石头,其实只是找回1.0的记忆而已,也就是1.0+3.0,跟2.0并没有任何瓜葛(假设忘川里没魂灵,2.0的核心部件也只能说明他手上的忘川更厉害而已)所以,单就记忆部分,初七摸石头以后,整个人生的记忆是蛮灰暗的,感觉……

单就精神想法方面一说,1.0和2.0是一样的,都是下界寻找昭明杀死心魔,而3.0就比较悲催了,毁了记忆,以蛊维持生命,然后封闭式调教三观长达百年。

当3.0找回记忆和无异他们抢昭明的时候,无异劝说他的时候他的回答是时隔百年,木已成舟,自己就是离弦的箭(很无奈的感觉),是不是能反映出3.0此时内心其实已经和1.0,2.0一样了(精神上的三谢合一?),但是想回头已经很难了,这一百年已经改变太多。初七死的时候,带给我的感觉和2.0死的时候一样。也是舍身救“徒儿”,也是托付用昭明消灭掉心魔。

五,关于【流月城高层的覆灭】

仓鼠:

我看到后面有点不理解的地方是,从初七开始的任何牺牲原本是可以避免

掉的(比如华月,沈曦,还有那个敬仰谢衣的小祭祀离珠。沈夜沧溟为族人背负所有的黑锅就没办法了),两方目的都是除掉心魔,联手干掉不就完事,最多闻人给她师傅报仇把瞳给灭了……

我:

沈夜华月和瞳是一体的。

仓鼠:

是啊,三个顶梁柱……

华月的身世可悲可叹,沈夜其实也很可怜,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亲手杀了最爱的人,眼睁睁看着最爱自己的人为了自己赴死。

代入到他们自身一想,每个人都尊崇着自己内心的决定,只要他们无悔便罢了。

我:

就是你觉得没有客观上的必要性?

仓鼠:

客观上确实没有,但是主观上来说,比如华月,这世间没有任何东西属于她,她只有沈夜一人,要是他都不在了,她还有什么活下去的意义。

25 Nov 2014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