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2

【目录】  bgm

墓室的情形正如乐无异先前的设想,穹顶崩塌殆尽,巨大的石块密集地堆叠在各处。
石块缝隙间透出黯淡的青色荧光,召唤着来者向深处一探究竟。乐无异循着微弱的光线爬入一处狭小石隙,在通路尽头看到一方眼熟的残垣——那是当年神女身下的寝台一角,而那寝台,已自中间彻底崩裂。
前方过于狭窄,他试了几次均难以通过,便大着胆子将石头挪开几寸,不想引发了周围石块的一连串震动。乐无异不敢再动,侧耳细听之下,崩落声竟源源不断地从上方传来。他不再迟疑,奋力搬开几块前方的石头,脚下发力,蹿进了寝台中央的缝隙。
身后传来石块砸地的巨响,激起碎石无数,强烈的震感四荡开来。他勉强稳住身形后仓皇回头,却见几块大石严严实实地堵住了来路。
既然无法回头,乐无异只得继续向前爬去,不料墓室尽头也只有几团零星的剑心碎片,不由失望地叹了口气,微微愣起神来。
“小叶子,你好笨呀。”几团萤火虫般的剑心朝他悠悠飘来,带来几缕模糊的往昔,又渐渐隐没于黝黯石隙中。他咬咬牙,沿着墓室边界的墙壁继续寻找,又将沿路的小块碎石一一翻开查看,忽然停住了动作——
一只木制面具,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呆了呆,飞快地爬到面具旁,佝偻着身子拨开周围碎石,将大小木片清点后收入怀中。虽然是堆破碎不堪的残骸,但乐无异仍能十分确信,这只面具曾经的主人是谁。
那人的名字,叫作初七。
他抿着唇静默了一阵,又自忖潜入水底已有四五个时辰,体力已到极限,不如先回地面略作休整。
沿着墓室墙壁寻找出口时,忽见几丈之外,有数截裸露在外的植被根系沿着墙壁蜿蜒而上,数枚小小的剑心碎片萦绕着树根上下漂浮,似是十分亲近。他拿起水精照了照,发现树根上方有条缝隙可勉强容人通过,于是摸出藏在靴子里的匕首,打算借力攀缘。
匕首扎进根系的瞬间,脚底忽地一震,一阵劲风瞬时朝后脑袭来。
睁开双眼时,视野中只有一片粉色。
咦,我怎么在这里?!
坐起身四处张望,发现正身处桃源仙居之中,膝上落着几片粉色的花瓣,后脑隐隐作痛。
他摸了摸后脑勺,想起昏迷时似乎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个威严的声音轰然响起——
“吾乃巫山神女所植上古神树。神女既殁,司幽上仙陷入长久自责,故而逝去之前,倾其仙灵之力将吾点化,令吾代其守护神女之灵。当年尔等初来此地,吾见司幽上仙转世与尔同至,故不曾干涉。不料尔竟如此大胆,于墓室中大动干戈,直至法阵崩毁,神女剑心散逸殆尽。”
“吾不知今次尔欲何为,心中忧虑,故暗中对尔所思小作窥探,方知尔之所求。那位阮姓女子……既为剑心与露草所化,于吾便如神女再世,理应尽心相助。吾力微末,墓室坍塌之际只守得一枚剑心不散,现交由尔带出,助其早日化人。”
回想到这里,乐无异心中大喜,忙四下张望,果然见到不远处漂浮着一枚粉色光团,中间包裹着一大团碧色剑心。
他忙起身将它收起,故而不曾留心神树最后的话语——
“不知出于何等变故,上仙此世阳寿未尽时,魂魄中竟有一魂被强行分离。若以魂魄不全之态进入轮回,极易累及后世……吾以上仙神力往来于人界幽冥,寻得那魂后即将其融回……只是上仙此世坎坷,吾本欲其早入轮回,然察其仍有牵挂。吾因守墓而生,剑心既散,所得仙灵之力便尽数归还上仙……然吾仙力耗尽,灵识亦将不复,恐不可再护上仙周全,幸而先前吾窥尔之所思,与上仙缘分至深……只盼其有朝一日恢复如初,得偿所愿……”
乐无异从传送阵离开仙居后,居然回到了这几日里靠坐着的树下。满树芳华微微摇曳,似乎正在向他告别。
“唉,我还拿刀扎了它的树根,幸好大人不记小人过……”他摸了摸仍是隐隐作痛的后脑,向神树深深一揖,启程返回长安。
回程路上,乐无异接到夏夷则传信,说清和真人已将露草送至,又提及烈山部使者来访,所议之事还需与他商榷。待抵达长安,夏夷则当夜便与他于定国公府暗中会合。
是夜,下了初冬第一场雪。
夏夷则大踏步走进屋中,顾不上擦去眉毛发梢上的雪花,先解开大氅,将藏于怀中的一盏露草小心翼翼地取出。乐无异探头看去,天寒地冻之时,露草依旧碧色莹莹。
二人进入仙居,一前一后沿着山间小径慢慢行走。乐无异安静地跟在夏夷则后面,看着他不时指捏法印探查周遭灵气,或是抚摸树木的枝叶脉络,等他停下脚步,忍不住出声问道,“你都上山下山转了三圈了,到底在看啥?”
“此处果如师尊猜测那般,乐兄是否也有所发现?”夏夷则如今贵为天子,愈发不苟言笑,私下里对好友的称呼却不曾变化。
“我什么都没看出来……夷则,你是发现有哪里不妥么?”
“并非不妥。乐兄可知,当年我初至此地,只道仙居图中与翻天印内相似,河川日月均为幻境所化。若是如此,此处便不具生发之力,于露草化形亦毫无益处。”
夏夷则指着道旁树木,“然而方才探查之下,道旁草木上均留有枯荣流转之迹,可见此地乃一方真实天地,阿阮当可于此安心休养。”
提起阿阮,他不由低头去看手中的露草,神情柔和了几分。
北面高处的灵气最为浓郁,夏夷则择定之后便以天玄教秘法布阵聚灵。露草周遭的藤条拔地而起,以身为盾纵横交织,将露草牢牢护于其中,小红与阿狸也自行跑来,围着藤条转了几圈,呜呜地欢呼着。
见露草被藤条逐渐遮盖,乐无异松了口气,与他略略提起此行见闻。回程路上,他亦琢磨过神树之言,只觉其语焉不详,又似乎另有深意,暗暗后悔当时不曾细想,如今却已无处可问。夏夷则见他懊恼,便劝他前世之说飘渺无踪,眼下还有急事尚待解决,于是说起烈山使者来访之事。
乐无异瞥见他眉心微蹙,便不再多言,转而细听夏夷则解释。
据他所言,流月城崩毁后不久,明珠海附近海眼即有复苏迹象,经年累月间,海眼范围日渐扩散,致使明珠海住民被迫迁往他处。龙兵屿地处明珠海附近,同受海眼波及,因此烈山族遣使者前往长安,请求宣和帝赐地供族人暂避,又承诺待海巫怀绪镇伏海眼,便即刻迁回。
“海眼……就是漩涡吗?”
夏夷则点头道,海眼是海底灵力失衡产生的漩涡,发动时有吞吐日月之势,据典籍记载,每隔千年出现一次。由于此次海眼发作距上次仅相隔百余年,他已遣人前去探查原因,同时沿路寻找可供烈山族暂避之处。
乐无异来回踱了几步,提议道,“如果你师父能去那里看看,说不定能看出些什么。”
夏夷则摇头,“师尊最近正忙于太华秘境封印之事。”
“哦,就是你易骨前去的那个地方?”
“是。秘境内有无数妖物,入口以封印加持。只是封印亦有弱点,每隔十年亟需补充灵力,灵力一旦枯竭,妖物极易破印重出。明年便是十年之期,故而师尊眼下恐怕无暇远赴明珠海。”
见乐无异面露担忧,夏夷则缓了缓口气:“师门早已着手诸般事宜,况且太华自建观以来从未出过差池,乐兄不必忧心。”
“嗯,我法术不好,封印的事帮不上忙,不过……我有船,还有馋鸡,可以去明珠海帮你调查灵力失衡的事。”乐无异握着拳头敲了敲掌心,又顺手重重拍了拍宣和帝的龙肩。
“……乐兄不必心急,我已派人前去明珠海,这几日回报便可送至。”夏夷则见乐无异似是又要来拍,立刻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了一步,“烈山使者临走前说,他有事想求见你。”
“我不认识其他烈山族的人,他找我有什么事?”
“他自称十二,说有件物品想亲自交予你。”

——————————————————
下回预告:烈山使者十二,暗中夜访定国公府

10 Mar 2015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