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4

【目录】 

熹微的晨光朦胧地勾勒出床上侧卧的身影。那人被冷硬的床板硌得翻了个身,揉着眼睛转过头,视线忽然凝固在了床脚。
一截断刃静静地置于那处——
忘川。
乐无异扶着床板,有些踉跄地起身拾起断刃,手指不由自主地拂去刀身上的薄灰,又愣愣地坐回床边,紧握住刀柄的指节隐隐发白。
这柄断刃,五年前就被师父送的那只偃甲鸟带走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难道……是被那偃甲鸟送来的?
他隐隐觉得此事与神树之言有些关联,然而昏迷时的记忆早已模糊不清,况且又想起谢衣说过,生死何其玄妙,非人力所能企及。
所求之道既已明了,便应收敛心神探寻偃术极致,而不该分心旁顾于无谓之事上。乐无异深吸口气定了定神,将断刃放在床头后匆忙离了仙居,因此不曾留意到谢衣屋旁的树上,正站着那只白头偃甲鸟。
它默默地注视他离开,又扑棱着翅膀飞回桃林深处。

十日后,乐无异与夏夷则派来的特使会合,收到了夏夷则的传信和一只狭长的盒子。他拆开盒上的火漆印,里面竟然盛着一截矩木枝。
据信中说,闻人羽与她师兄秦炀前去太华观商量秦岭之事,回程时偶然捉到只妖物,在它体内发现了这株矩木。此外,据此前接到搜索传令的各地回报,虽按地图找寻,却无任何发现。又提及烈山部中尚有人留在龙兵屿,然而罹患衰弱之症的人数却没有增加。
乐无异枕着脑袋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深深皱起了眉头。
先不论衰弱之症究竟与海眼有没有关系,单说那些矩木枝,怎么全都凭空消失了,有没有办法找到它们的下落?
唉,同样是找东西,师父当年为了寻找昭明,还造出了——
通天之器!他顿时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只要设法将灵力补充进通天之器,恢复其读取草木磁场的功能,说不定就能从唯一被找到的那株矩木枝中读出些线索。
当年通天之器灵力耗尽后,乐无异向它灌入自己灵力,却无法使灵力留存于灵力盒,如今既然决心将其恢复,他白日里继续传令,晚间便熬夜查找典籍,寻找解决灵力留存的方法。幸好这几年中,他已将谢衣的所有藏书都移入仙居书房,往常得空时就会去那看上几册,不过近来几日,乐无异却是取了书后拿到谢衣屋里翻看,晚上也顺便睡在了那。
翻完一摞,再去书房换,虽然有些麻烦,可他固执地坚持着,却又说不清原因。他只知道自收到断刃那日起,每天早晨醒来时,都会忍不住朝床脚看上一眼。
屋里到处都是卷轴图纸,书案不复整洁,偃甲蛋被放在书架上,只有床头柜上纤尘不染,上面端端正正地摆着面具和断刃,有时还会恭恭敬敬地供上一小盏桃花酿。
多日之后,乐无异依然毫无头绪,书册上的字变成了一只只肆意爬动的蚂蚁,扰得他恨不得把书摔开。每到那时,他就走去床头看看那两件物品,直到心情平静之后重整旗鼓,在如山的典籍中继续搜寻。

二月过后,乐无异抵达江陵附近。某天晚上,他偶然从一处记载得知,若能配合导灵木材,也能将灵力引入偃甲。他顿时眼前一亮,顺手取过一旁的矩木枝,将另一头接在从偃甲蛋里拆下的灵力盒上。
一小股灵力被小心地灌入矩木枝中,只听嗡的一声,灵力盒微微一震。乐无异忙拿起检视,发现刚才的那股灵力居然真的留在了盒中。
难道……应该通过这株矩木枝来给通天之器补充灵力?
他想起另外一只偃甲蛋中,内里确实置有一圈圈紧密折叠的木轴,忙取来那偃甲蛋,又刮开一片矩木树皮两相对比,发现那木轴的纹理果真与矩木一模一样。当偃甲蛋被组成通天之器时,这些木轴会自行首尾相接成为导灵轴,使灵力在各部件间流转不息,而以通天之器的耗灵推算,矩木材质的导灵轴可以在瞬间承受住极强的灵力,并且引导灵力回流的损耗也极小。
乐无异有些感叹,同样是矩木,在谢衣手中就变成了极佳的偃甲材料。
时间已近子夜,乐无异揉揉眉心,继续画着用矩木枝导入灵力的草图。
“通天之器需要很多灵力才能恢复,我的灵力大概不够……不过没关系,灵力可以用聚灵阵来补充。”
他撑着脑袋,在接二连三的哈欠中坚持画完草图,这才满意地放下笔,临睡前却仍在喃喃自语,“去江陵传完令就可以回长安了,要是海市开着,就去四海同尘书店看看,说不定那有聚灵阵的图纸……”

翌日,乐无异来到江陵,却遇到了一个意想之外的人。
“哈哈哈,我的弟弟,你我兄弟真是千里姻缘一线牵啊。”安尼瓦尔用力拍着乐无异的肩,笑得无比灿烂。
“啥?狼王你怎么来了……嘶,轻点轻点。”来不及细想安尼瓦尔话中有哪里不妥,乐无异先敏捷地向后退了一大步,龇牙咧嘴地揉着差点被拍脱臼的肩。
“唉,弟弟为何还是不肯叫我……算了,先不说这个。哥哥前几日做生意时得了个宝贝玩意,给弟弟瞧个新鲜。”安尼瓦尔神神秘秘地从衣袋中取出一枚小物件。
“哈,这个我见过,不就是海市通行印嘛。”乐无异不以为然地瞅着他。
“不错,我的弟弟果然见多识广。”安尼瓦尔丝毫不觉失落,甚为自豪地点点头,“哥哥都打听好了,今夜就有海市,到时一同去逛逛如何。要是看上什么,哥哥给你买。”
乐无异本想拒绝,见着安尼瓦尔兴高采烈的神情,又默默把话咽了回去。
那日他白日去了县衙,晚间邀请了安尼瓦尔和他的随从们在城内最好的酒楼里喝酒。安尼瓦尔盼了几年,终于与兄弟久别重逢,高兴地酒兴大发不可收拾,最后竟醉了过去。
子夜已至,见安尼瓦尔尚未醒转,乐无异无奈地留了条,自行前去海市。他到了那才知道,此次海市属年后首回开市,按惯例将会连开三夜。
买到阵图,乐无异瞥见有卷《仙植全录》放在一旁,随手拈了几页,居然看到一个眼熟的地名。
“……百草谷有木,名曰冠月……木质紧密,可蕴万物灵气。”
咦,这木材不错,不知道能不能拿来做偃甲?
“百年一生实,可入药,有固灵守气之效,亦可……”
后面都是些果实的药效描述,他对此并无兴趣,直接略过几页,又被一行字吸引住目光——
“果实诸般效用相较其木,更为显著……又名黄桷果。”
黄桷果?他想起几个时辰前与安尼瓦尔喝酒时,也听过这个名字——
“哥哥啊,可是看着你,嗝,长大的。你刚出生时身体弱得很,还生过一场大病,父亲很担心……”安尼瓦尔勾着他的肩,喝一口酒,就念上一句。
“听说中原有种树的果子能治好你,只是有价无市十分难得,也不知他用什么法子去求了来……你吃下后,果然就慢慢好了……”
乐无异默默吃菜,耐心听他继续叨念。
“后来,城中落下那么多断魂草,整座城的人都死光了,你那时还在襁褓中,却独独能活下来,可能也与吃过这个果子有关……”
“那你知不知道,我吃的果子叫啥?”
“嗝,好像是叫……黄桷果吧。”
安尼瓦尔满意地打了个酒嗝,醉眼朦胧地看了乐无异一眼,再也撑不住醉意,一头趴在了桌子上。

——————————————————

*冠月木/黄桷部分设定,来自《古剑系列年表》

*推荐@Latte 姑娘的画的狼王兄弟图,正太狼王&襁褓乐乐,感谢授权~

 

下回预告:各位小友久等了C_^

12 Mar 2015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