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5

【目录】 bgm

乐无异在海市买了法阵所需的灵石等物,又瞧见好几种久寻不至的稀缺材料,本想顺路买下,摸了摸钱袋却又摇头叹气。购买灵石后,他身边的银两已所剩无几,而银票还要过些时日才能寄到,他只能眼巴巴地盯着那些材料好一会,这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海市。
踏着露水未干的石板路向客栈走去,他边惦记那些偃甲材料,边琢磨方才书中读到的记载——本以为自己灵气不足是先天灵脉薄弱所致,如今看来,似是与幼时服用的黄桷果有关。
想到聚灵阵,他的脚步又轻快起来,若能藉由聚灵阵汇聚天地灵气为己所用,不仅能恢复通天之器,今后还能得到足够的灵力来控制大型偃甲。

安尼瓦尔与随从已经离开,乐无异回到仙居,先画了一个简易聚灵阵进行尝试。法阵成功地将天地灵气汇聚至阵中的乐无异体内,又经由他给一只小偃甲注入了灵力。只是当法阵运转之时,乐无异的心口曾掠过些许烦闷之感,他暗忖应是逛了一夜海市不曾休息的缘故,便打算略做补眠,养精蓄锐。
待他神清气爽地醒来,时辰已近黄昏。天边的云彩被落日熔成纷纷扬扬的大雪落入仙居,镀上了余晖的雪花更像是漫天飞舞的金色羽毛,松松软软地覆盖在草木之上。乐无异沿着白色的小径向仙居南面走去,以防聚灵时无意中抽取露草四周的灵力。
当最后一抹落日离开天幕前,一个中型聚灵阵已经绘在雪地上了。乐无异走入阵中,抖开衣摆盘腿坐下,收敛心神拈指起阵。
不知从何处起了风,轻盈的雪花围绕着法阵盘旋飞舞,金光在朱砂绘制的法阵图纹上流转不歇,周遭的天地灵气沿着阵法走势朝阵中聚集而去,在乐无异的指尖汇成一线,徐徐注入偃甲蛋的灵力盒中。
他全神贯注地控制着法阵,因此没有发现,自踏入法阵后不久,一个白色的身影已悄无声息地立在了他身后。
此次法阵需运转三个时辰,中途不可骤然中断,否则不稳的灵力极易损毁偃甲内部的精密部件,然而随着法阵里的金光逐渐明亮,乐无异却渐渐感到有块大石压住了心口,体内的灵力流动变得艰涩万分。之前虽也有过类似不适,那时他只以为是疲劳所致,却不曾想到在如此关键之时,压迫感竟会卷土重来。
通天之器是唯一能找到矩木枝的线索,况且还是师父的遗物……乐无异咬紧牙关,打算再坚持一会,就将法阵缓缓停下。
“大石”略略震动,像是被经由体内的天地灵气撑裂一条缝隙,顷刻间另一股力量从缝隙中喷薄而出,沿着心脉迅疾地冲向四肢百骸,激起刀削火炙般的疼痛,瞬息后又消失无踪。乐无异身形微颤,脸色煞白,他甩开汗湿的额发,看到那丝连接着自己与通天之器的灵力线仍是安然无恙,暗暗松了口气,却不料更为激烈的痛楚再次向他袭来。
电光石火间,一只小小黑点如同离弦之箭从远处冲入聚灵阵,砰地撞开阵中的灵石后被反弹出阵外,无声地跌落在地。与此同时,一双手覆上乐无异的手背,将那条灵力线稳稳地接了过去。
阵中的金光倏然消失了,雪花安静地落在黯淡的朱砂图纹上,又轻盈地打着旋,落在阵中的二人身旁。
“仙灵之力归还……盼其恢复如初……”
乐无异想要回头,身子却僵硬得不受自己控制,只能愣愣地盯着那只无比熟悉的手。与乐无异不同,那只手的掌心干燥而温暖,荧绿的灵力正从指尖被引入通天之器中。
通天之器应是安然无恙。乐无异心头一松,在又一次剧痛中失去了意识。
睁开眼睛时,身下是柔软的被褥,床头放着通天之器,壁上的饰纹背着烛光显得黯淡不清,四下寂静无声,只有烛芯偶然绽出的细微声响。
刚才那人,究竟是……
乐无异头晕的厉害,摇摇晃晃地坐起身四下张望,屋里却空无一人,他不死心,跳下床跑去外间,看见书案上置着一物——一只翅膀折断的白头偃甲鸟。他上前捧起它,颤抖的指尖抚过方才撞击时留下的伤痕。
“对不起,我会修好你的……”他闭上双眼,轻声说道。
心口泛起的疼痛令他几乎喘不过气,疼痛又牵起无数错杂情绪,一瞬间纷纷向他涌来。他再也撑不住,脚一软跪在了地上,却还记得把偃甲鸟牢牢护在手中。
泪水涌出眼眶,他咬着牙根,把另一句话狠狠压回心底,似乎这只是一场不期而至的幻梦,只要一开口,便会立刻醒来——
师父……这次,你真的回来了吗?
吱呀。
乐无异猛地抬起头。他凝住呼吸,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那扇缓缓推开的门扉。
清冷的月光从门外渐渐攀上他光裸的双足,捧在手中的偃甲残片,还有那张布满泪水的脸,将所有的阴影,从他微颤的身躯上一寸一寸驱散开去。

 

——————————————————

下回预告:桃源仙居观察日记

13 Mar 2015
 
评论(1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