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6

【目录】 bgm

神女墓底。
初七靠坐在那扇再无法开启的石门旁,默然注视着乱石砸下,终是缓缓闭目,放弃了最后一丝抗拒,任由那坚守百年的信仰与这墓室穹顶一般,逐渐分崩离析,坍塌殆尽。
“呵……谢衣,你真是个……有趣的人哪……”
待意识恢复,他发现自己正悬浮于黑暗之中,伸出手也只触到一片虚无,没有花草的气息,没有冷热的感知,没有声嘶力竭的呼唤,什么都没有。
远处的一簇光向他渐渐靠近,一丝一缕地渗进他混沌的神智,他听见有个声音打破了沉寂,却不知是来自那光芒,还是他自己的声音。
“……终于,等到你了。”
魂魄融合的瞬间,另一段全然不同的记忆与情感,如同决堤的洪水将他再次淹没。

忘川河水在脚边蜿蜒,终点隐没在未知的昏暝,谢衣回眸看向来时的方向,迷蒙的雾气中渐渐现出四个人影——沈曦,华月,瞳,还有……沈夜。
于是执伞走去,这最后一程,他仍是想为他们遮挡一些冰冷的雨点。
五人同行时,华月向他讲述后来之事,直到说起乐无异时,一路沉默的沈夜忽然停下脚步,望着前方隐约的光亮缓缓道,“为师……已把你的卷轴给他了……”
谢衣微微一愣,随即笑了笑,向他躬身行礼,“……多谢师尊。”
路长而歧,终能殊途同归,能一同走完这最后一程,他已再无遗憾。
他与四人一一道别,目送着他们依次进入轮回台,此世恩怨已了,前尘往事尽为云烟,只是当他亦要随他们而去时,却在最后一刻停住了脚步。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心魔之事举世皆知,即便迁往龙兵屿,以族人沾染魔气之躯,又如何为世人所容。
不过,即便忧心又能如何?谢衣微微苦笑,又想起了乐无异,在捐毒与神女墓的绝境中,他都奋力向自己伸出手,却接连两次被自己推开……
“再见了,傻徒儿……”他低叹一声,举步向轮回台走去,突然察觉有股奇异的力量正向他迅速靠近……

再次苏醒时,纵使是数次徘徊于生死之间的谢衣,亦难免心潮起伏——竟是,桃源仙居。
他不知轮回台前究竟发生了何事,只能推测大抵是那股奇异之力将自己送到了这里。
事已至此,多想无益。谢衣检视全身,发现自己犹如无形无态的幽魂,而仙居中的天地灵气正在一点一点地凝成他的形体。
不远的树顶上有只白头偃甲鸟,不知是否因为损坏的缘故,一动不动地卧在那处。枝桠间隐约有一柄断刃,凝神细看之下,却是忘川。他不知忘川断刃为何在此,却清楚那白头偃甲鸟是乐无异的心头宝贝,打算恢复形体后,替他尽快修好送还回去。
只是如今依然无法触到实物,也不能施展法术,每日唯有在仙居内四下走动来消磨时间,有时绕到后山观察辈辈猴种菜,或是踏着莲叶坐于湖心亭欣赏落日,倒也清闲得自得其乐。他还去看过自己的屋子,多年无人居住却依旧阶柳庭花,一如自己离开前井然有序的模样,不禁心下喟叹,当真收了个孝顺徒弟。

他的徒弟终是来了。
那日谢衣正要上山,在山间小道偶遇了正要下山的乐无异,便停下脚步细细打量他。乐无异如今的衣着制式与自己曾经惯穿的偃师服十分相似,宽袍大袖衣带当风,面容却犹带几分稚气,琥珀色的眼眸里似乎盛着冬日暖阳,与记忆中的模样分毫不差。
谢衣虽不具形体,待乐无异走近时仍是退到一边,默默注视着那片蓝白色的衣袂与自己擦身而过,后脑活泼的马尾随着步伐一摇一摆,最后消失在转角处的桃林中。
后来,他又见到与乐无异同至的夏夷则,神情沧桑而贵气更甚,对乐无异的态度却是和煦如初。从他们的交谈中,得知夏夷则已登大宝,终于略略放心——若得此二人周旋,烈山之脉应可延续。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随着相遇次数的增加,谢衣渐渐摸索出乐无异每次前来时的作息规律——清晨洒扫庭除,午后研习偃术,晚间阅读典籍,不由失笑,自家徒弟分明正值韶华,怎的也过起了自己那般离尘隐居似的生活。
斗转星移,岁月静好,谢衣不知冷暖,却从乐无异逐渐增厚的衣着推测,仙居外应是入了隆冬——自从醒来,原来已是第五年了。
一日,他本以为损坏的偃甲鸟像是忽然苏醒了一般,灵活地绕着他盘旋飞翔。虽然自身灵力尚且微弱,偃甲鸟倒也有所感应,亦能按他心意行事。

又一个新月之夜,仙居里飘着零星的雪花。
谢衣闲逛到自己屋前,发现半开的门缝里透出烛光,忍不住停下脚步绕到窗台旁,注视着映在窗纸上的剪影。他听见从屋里传出一记瓷器碰撞的清脆声响,接着又有人恭敬地说道,弟子先干为敬。
这孩子,一别经年,不想令他挂念至斯……他本以为自己早已看淡人事悲欢,此刻却不忍心就此离去,等回过神,发现已从半开的门扉走进屋中。
放在乐无异对面的,是自己戴过的面具。面具被仔细修补过,上面还留有一些细微的裂痕,表面被细心地上过蜡,在烛光下散发着木质的温润光泽。
许是那时在神女墓掉落的,难为他捡了回来。
目光从面具移向双颊醺然的乐无异,此时的面容像极了那年在捐毒大漠被迫着叫师父的模样,又多了几分憨然的醉态。
他跟着步履蹒跚的乐无异走到床边,看着他倒头睡在光秃秃的床板上,想拉开柜子取出被褥为他盖上,手伸出却又缩回。他苦笑着摇摇头,站在床头守了一会,直到乐无异呼吸渐稳才转身离开。
次日,谢衣担心乐无异宿醉不适,一早便前去查看,却不料床上已是空荡荡的,只有忘川断刃静静地置在床头。他想起昨夜离去不久,偶然瞥见那只白头偃甲鸟向自己来时的方向飞去,难道是它……
那偃甲鸟是自己居于偃甲体内时所制,亦能按自己命令行事,应是将自己与偃甲之躯认作同一人。昨夜自己离开后,心中仍有牵挂,偃甲鸟感应心意,应把断刃当作了自己,将它送到了乐无异身边。
幸好乐无异似乎并未为此事烦恼,只是一段时日后前来仙居的次数骤然增多,又在自己的屋里堆满了书册卷轴。此后他不仅连夜念书,还将尘封已久的通天之器翻找了出来。

徒弟勤奋好学,想要修复通天之器,做师父的自然甚为欣慰。
谢衣当年在静水湖时,虽有心点拨乐无异,却也只把书房钥匙给了他,万事交由他自己定夺,一如当年沈夜收他为徒时,也不曾对他的异想天开阻扰过半分。他与沈夜,虽然在后来漫长的岁月中渐行渐远,不过教徒弟的风格却是十分相似。
作为偃师,谢衣自是懂得自行探索的重要性。毕竟每个偃师驭使偃甲的方法均有不同,只按前人经验行事之人,至多只能成为一名匠人,而不能达到偃术上的大成。当年通天之器制成后,他担心它落入有心之人手中用作他途,因此不曾留下任何关于制造方法的记载,又在灵力盒上布下限制,令他人难以再次向其补充灵力,因此乐无异若要另辟蹊径,想必十分辛苦。他暗中令偃甲鸟把乐无异找岔的书册扔到角落,再将有用的书从小山似的书堆底下刨出,掷于他便于翻阅之处。
只是当乐无异白日离开时,他还是会去书案瞧上一眼,有次居然看到了那卷卷轴——自己年轻时,在流月城整理的偃术手札。他想起沈夜进入轮回前向他提起过此事,不由多看了几眼,发现自己书写的烈山文旁,多出了密密麻麻的汉字翻译。一目十行地瞧下来,也不知乐无异从何处学了些烈山文,对照着图谱也能猜得八九不离十。不过卷轴只译制了一半,谢衣打算日后替他将那卷轴翻完,也算补上了先前应承的那份拜师礼。
起初几日,他并不知乐无异为何要恢复通天之器,直到一日,桌上的一小截矩木枝和一卷打开的地图使他凝住了目光——此图是投往下界矩木枝的记载,原图是瞳所绘制,又新添了许多圈划的标记,却是乐无异的字迹。
谢衣暗忖,乐无异欲用聚灵阵修复通天之器的原因,应是与矩木枝有关,只是仍有地方琢磨不透,只盼自己快些恢复后亲自问他。当他终于等到灵气凝聚成体的那日,乐无异也刚从海市归来,准备尝试聚灵阵。

————————————————————
本文中设定的谢衣时间轴整理:
谢衣造谢偃,分魂置于谢偃体内(以下:谢偃魂魄)
捐毒大漠后,谢偃魂魄于生死之界执灯与乐无异告别,赴冥界
神女墓塌,初七魂归冥界,与谢偃魂魄融合后于冥河忘川旁等待
乐无异寻得偃甲刀忘川残刃,残刃被白头偃甲鸟带回神女墓
融合魂魄后的谢衣,执伞送别流月城故人
神树将偃甲鸟、忘川残刃、谢衣魂魄送入桃源仙居
谢衣意识苏醒,等待灵气凝体
夏夷则登基后一年,乐无异为寻剑心再访神女墓(本文正篇开始)
————————————————————
公布第一章小题答案:
素雪初逢:素=绿色的小太阳,雪=白色的谢伯伯,初=初七七,逢=三谢相逢终合一。有哪位姑娘猜到了吗( ′▽` )
特别表扬Eilen 姑娘,她从姜承和欧阳小姐直接脑补出部分乐乐与师父未来的故事走向……笔者觉得大纲要被猜出来了>_<
————————————————————
感谢各位耐心等待着谢伯伯登场的小友们,之后师徒间互动会有增加(也就是要开始发糖了///
下回预告:双人行篇章开始~谢伯伯虽然不会做饭,但是会……还会……

14 Mar 2015
 
评论(1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