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9

【目录】

出人意料的是,金砖连瞧乐无异一眼都欠奉,光顾着招呼谢衣,将他们殷勤地迎了进去。
“嘿嘿,谢大师可是好久不曾来过。真是不巧,今日主人出门未归,临走时嘱咐小的,说是很快回来。谢大师若想与主人叙旧,不如过些时辰再来问问。小的还常常听他说起您呢。”
“多谢金掌柜,不知贵行的主人是……”
“谢大师有所不知,咱的老主人已有四五年不曾出现,行内大部分事务便由二当家打理着,最近几个掌柜一合计,就把二当家推为新主人了。”
“原来如此,多谢金掌柜。谢某正巧有几件小物亦需售出,待贵行主人回转后,有劳金掌柜代为通报。”谢衣微微躬身,牵着乐无异坐进拍卖场一处隐蔽角落。
“师父,说不定你的朋友也知道些矩木枝的线索……不过,他既然是师父的朋友,为什么还放任属下使用断魂草的魔气?”
“为师百年前曾将断魂草之事告知于他,只是此处来客并非善与之辈,商贾之人亦需左右逢源,况且你第一次来时,他尚且不是博卖行主人,想必亦有难处。”
乐无异虽然看不见台上情形,但有谢衣不时附耳轻声讲解,倒也安心落意,偶尔听谢衣提起与那位博卖行主人间的来往,心中暗想,师父当年虽然与他交好,但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也不知那主人现在是善是恶。
视线受阻,听觉就变得愈发灵敏,乐无异支着耳朵偷听其他客商们的交谈,尽管声音已被压低,他仍是听见有人提到了矩木枝。
谢衣发现袖子被轻轻扯动,转过头看见乐无异点了点自己耳朵,又悄悄朝着一处客人比划了一下,立刻心领神会,带着他悄无声息地挪了过去。
“……前些日子,我听说来了个出高价求购断魂草的,你们谁见过吗?”
“我上回在海市的一处偏僻地儿见过,那人裹得严实,根本看不出底细。”
“老子本也想去人界走一遭挖上几棵,嘿嘿,保准能发一笔横财。”
“我说,你们最好别动那个脑筋。这玩意可邪门了,博卖行这些年都很少接它的生意。”
“原来如此,如今那人隐蔽行踪,原是为了瞒过博卖行耳目。”
“那就说不准了,有钱谁不想赚,说不定博卖行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听说,那个收断魂草的人,是从明珠海来的。”
“这可是奇了。你们知不知道,明珠海那儿出事了!这次海眼闹得厉害,南海红龙王已让人关了所有通往那儿的路。
“我也听闻,除博卖行船只之外,闲杂人等都不得靠近。”
“那博卖行的船为什么能去?”
“这你就不懂咯。龙王和海巫都是什么人物,到哪都有一大群人伺候着,吃的用的得有人采买运送。博卖行的船最快最稳,咱们再眼红,也只能看着他们赚……”
二人默默听着,待拍卖一结束,便取了银两买了先前看中的偃甲材料,又立刻折转回来,金砖将二人安排在里间等候,亲自去请主人。
待金砖一走,乐无异就摘下面具,好奇地打量起屋内布置。博卖行最近确是十分繁忙,地上还放着只硕大的箱子,似乎是预备运送的货品。箱上贴着张纸条,乐无异凑上前,只见上面潦草地写有“速送至明珠海”等字样。
“师父,你快来看!”
谢衣端详了会后点点头,“确是为师那友人的笔迹。”
“师父,我说了你别生气……那明珠海海眼,说不定就是博卖行主人搞的鬼。老爹说过,有些奸商为了卖出自己的货,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会做……这箱子里面都不知道装了些什么。”
谢衣似乎想要解释,却瞥见乐无异正盯着箱子锁眼一脸跃跃欲试,遂无奈地摇摇头,“若是想看,别让人发现便是。”
得了谢衣准许,乐无异立刻蹲下身,捋起袖子动手解起锁来,不久箱盖就打开了。
乐无异瞪着箱子里的物品愣了好一会,抬头瞄了一眼谢衣,神色里现出几分尴尬。箱内只有几件随意堆放的日常用品,还有若干衣物鞋袜,却尚有大半空余,像是整理到一半时就被匆忙锁起来似的。乐无异伸手摸了摸那些衣物,触感细腻柔软,做工质地均是上成,又取出件衣服按在身上比划,发现按此式样尺寸,这些衣物俱是为一位少年人准备的。
突然,屋外远远传来了金砖的高声叱骂。
“你们这群蠢才,主人去了明珠海,为何现在才告诉我?我刚让主人的客人等在屋里,不是要被看了笑话?”
有个唯唯诺诺的声音像要解释,说到一半又被金砖怒气冲冲地打断,“行了行了。我且问你,刚才我见着屋里还有只箱子没被搬走,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声音又长长地解释了一番,金砖似乎降了些火气,“好了好了,今日就将它与其它货物一起送去。现在就去找人搬……唉,主人和小主人不在,你们就如此懈怠,快去快去。”
屋里二人对视一眼,顷刻间便作下决定,乐无异抽出仙居图,目送谢衣启动法阵进入图中,便将卷轴揣在怀里爬进箱中,蜷起身子拉下箱盖。四周变得漆黑一片,只有锁眼透出一丝亮光,他睁大眼凑近,瞧见金砖回到了屋中。
箱子不能从里面上锁,万一金砖心血来潮想要查看箱子……他用手使劲按住心口,想要掩住那愈发急促的心跳声。
金砖见屋中无人,咕哝了几句便准备离开,刚要掩上房门,脚步一顿又折了回来,竟是慢慢向箱子走近。
乐无异的呼吸都要凝住了,紧握着仙居图的掌心微微冒汗。
万一……哼,我就揍晕他,再带着师父逃出去。
金砖在箱子前停住脚步,弯腰看向锁眼旁的纸条,喃喃道,“看来真如他们所说,主人不耐烦等行里的船,封了箱子就先动身了。唉,只要是小主人的消息,他就……这都找了五六年了,也不知这次是不是真能找到。”
门外传来纷至沓来的脚步声,金砖语气一变,又厉声喝道,“这箱东西是给小主人的,你们仔细着点,听见没有?”
箱子被晃悠悠地抬起,乐无异松了口气,在箱角钻了几个小孔侧耳细听。不多久,箱子被运进船上的货仓,脚步声渐渐远去。
待箱外动静全无,他耐心等了会,这才翻身出箱,打开卷轴进入仙居中。
谢衣正等在仙居内的传送阵旁,见到乐无异后,只道他已一夜未睡,命他先去歇息几个时辰。此后,二人便如此这般轮流打探,在之后的几日中悄无声息地瞒过了所有伙计。
船驶近明珠海的那日,乐无异听闻海眼业已平复,通向明珠海的道路已然打开,领队打算直接将货物送至海底。于是,他伺机敲晕了两个伙计藏于隐蔽之处,剥下它们的衣服带回仙居,准备与谢衣混进运货的队伍中。
乐无异蹲在地上打点行装,抬头瞥见谢衣靠在门边,正饶有兴趣地瞧着自己手中的钻天鼠,便抬手递了只给他,“师父,这是我很多年前做的,后来又做了改进,现在不仅能在地上跑,还能在水里游。”
谢衣轻轻拨开鼠腹上的机括查看内里构造,又指着一枚小木块问道,“此物作何用途,为何熏染了檀香?”
乐无异微微翘起嘴角,起身从屋里找出枚暗紫色的珠子拿给谢衣看,“这枚珠子叫魔影香。那年我在找你的路上,认识了一个十魔正音的妖怪,他借我魔影香去引出个恶道士,却忘了将它取回去。听那妖怪说,那恶道士之前被他追杀时,慌忙中曾将这魔影香落下,还说它味道很香,妖怪们都喜欢,所以我就想……”他接过谢衣手里的钻天鼠,取出小木块凑到谢衣鼻子底下,“师父你闻闻……除了魔影香,还有檀香和其他几味香料。我之前试过了,装了木块的钻天鼠肯定能将妖怪引开。”
谢衣就着乐无异的手嗅了几下,又拿过魔影香端详片刻,面上掠过一丝疑惑。当他抬起头,却见那对琥珀色的眸子里闪着几丝得意,不禁莞尔一笑。
“确实小巧灵便,无异送为师一只可好?”谢衣将魔影香还给他,又从他手中取回了钻天鼠。
“师、师父若是看得上……多、多少只都行。”刚才还眉飞色舞的青年突然犯了结巴,忙低下头掩住脸上泛起的热意,他继续若无其事地整理着腰间的偃甲盒,却将手中的东西一股脑地塞了进去。
等乐无异抬起头,发现谢衣不知何时已走到了屋外,不由松了口气,迅速打点完毕踏出屋门,忽然又见屋内闪过一瞬绿光,随即折回屋中。
桌上的矩木枝与通天之器幽幽地泛着碧色光芒,他心念一动,用通天之器再次读了回矩木枝。相较之前,这次的矩木记忆已有所改变——
矩木树心……明珠海海底。
——————————————————
*为何小礼物是钻天鼠:小友们可以去围观【微博语C组 @偃术大师_谢衣】的微博头像背景图——有只萌萌的小老鼠趴在钢琴上,正痴痴地瞧着谢伯伯~

下回预告:“师父,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16 Mar 2015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