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14

【目录】 bgm

二人乘着馋鸡,离开静水湖向太华观行去。
熏风拂晓了华夏各地,一晃眼的功夫已到了初夏时节。若是换作平日,按他俩的性子定会暂时按下脚程,将各地风物一一并肩赏玩,如今却只能在空中走马观花地略作欣赏,随即日夜兼程地继续赶路,即使如此,待抵达太华山时,距离封印加固仪式也仅剩十日光景。
太华山峰峦秀挺,堆琼积玉,冰雪隔断了万丈红尘,唯余下卓然于世的傲骨风姿。二人沿着山道行至太华观山门,向守门的弟子递上帖子,不一会儿,一个脚踏飞剑的身影从无数精巧楼阁间穿梭而过,英姿飒爽地飞了过来。
乐无异眯起眼睛,隐约觉得那身影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究竟是谁。趴在头顶的馋鸡忽然唤了几声,随即扑腾着翅膀急急跳下,被一把接住后,竟一头钻进了主人的衣襟里,还向深处一拱一拱,想把尾巴尖上的黄毛也藏进去。
“馋鸡你干啥?”乐无异怕衣服里不透气,手伸进衣襟将怀里的馋鸡转了个方向,却见馋鸡从领口探出脑袋,眨巴了几下蓝色的小豆子眼,又慌慌张张地缩了回去。他抬起头,瞧见刚才那人已施施然收了飞剑,正探过身笑嘻嘻地看向他衣里的隆起。看着她的笑容,他终于想起眼前之人是谁,顿时面露喜色,将馋鸡的异样忘到了九霄云外。
“听说逸尘子师弟的好友无~射~少~侠~远道而来,师姐我可是专程来迎接你的呦~”逸清轻快地向乐无异打了个招呼,转眼见到一旁的谢衣,眼睛眨了眨,立刻恭敬地拱手行礼,“太华逸清见过谢前辈。”
“逸清姐姐,你又没见过我师父,怎么知道是他?”
“这个嘛,哈哈……唉,说来话长。”她收起促狭之色,惋惜地叹了口气,将乐无异拉到一旁悄声道,“去年开春的时候,我可正写到你与逸尘师弟互表心迹,联袂闯荡江湖的地方……逸尘师弟却不许我再写了。”
“啥,什么叫互表心迹?等等……呃,原来是那篇!”乐无异大惊之下,一时忘了压低声音,见逸清急得冲他直摆手,这才意识到方才的动静太大。他尴尬地挠挠头,悄悄朝身后不远处的谢衣瞟去,却被他饶有兴味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嘘,你也轻点,别让我师父听见。”他迅速转回头,心中想起去年夏夷则写给他的那张纸条,不由心中大叹——自作孽,不可活。
不过,那件事的原委却要追溯到好几年前。自从乐无异发现《逸尘记》的执笔逸清把自己也编进了传记后,每出新刊便会买回家中细细阅读。逸清似乎相当偏爱“无射少侠”这个角色,屡屡让他大展神威,数次救好友逸尘少侠于水火之中。他看得欢欣鼓舞又扬眉吐气,每次找夏夷则下棋时,总憋不住眉飞色舞地向他炫耀。
去年年初,他曾赶往黄河沿途的几个城镇,监督水利防汛偃甲的工事进展,数月后回到长安,本想找夏夷则杀杀棋瘾,却破天荒地被侍从们恭敬地打发了回去。他本以为夏夷则事务繁忙,耐心等了几日后再次求见,不料那回不仅没见着,还收到一张圣上御笔亲书的纸条。精细暗纹的白麻纸上,五个大字肆意潦草,一反平日里的持重,不耐之意简直呼之欲出——朕心烦,不见。
此时的乐无异终于恍然大悟,原来龙心不悦的缘由竟是如此。他面色复杂地看着崇拜已久的逸清,不由暗想,要换了自己是夏夷则,估计一时半会也不愿见他。他生平第一次对那个被迫当了多年“淫贼”的好友产生了些许同情,又十分好奇他是如何说服逸清停笔的。
逸清转了转眼珠,继续道,“逸尘师弟亲口说的,若是之后的故事中只写你一个,他就允了。对了,作为补偿,他顺便把你的事、你家馋鸡的事、你家师父的事,统统都告诉我啦。”
“啥?!他他……居然出卖我!太不讲义气了!”乐无异哀嚎一声,痛心疾首地跺着脚。
“原来这位小友便是《逸尘记》的执笔,红袖添香姑娘?”谢衣不知何时走到了乐无异身后,温和地询问逸清。
“师、师父,你怎么也知道这书?”乐无异忽然记起有几册《逸尘记》曾被自己胡乱塞进了仙居的书房中,顿时脸色一黑——师父他老人家看到的,可千万别是逸清说的那篇。
“哈哈,谢前辈也读过我的书?是哪一篇,觉得如何呀?”逸清睁大了眼睛,目光闪闪地看着谢衣。
谢衣颔首,“小友文采斐然,妙趣横生……特别是‘无射’少侠登场之后,与逸尘的患难之情甚是感人,谢某很是喜欢。”
“师父,我……”乐无异急着正要解释,偏巧一阵狂风夹杂着积雪冰碴向他扑来,冷不丁被灌了一嘴的风雪。他哆嗦了一下,又接连打了一串喷嚏。
谢衣在他身上施了层防风结界,又碰了碰他的手,只觉一丝热度也无。
“你天生灵力流转不济,耐不得寒,是为师疏忽了。”他握起乐无异冰凉的指尖,将他的手包裹在掌心中,又朝逸清微微点头,“那就劳烦小友为我二人带路罢。”
逸清带着二人向专供来客下榻的空翠亭走去。一路上,太华观的弟子路遇陌生人来访,纷纷礼貌地向他们点头招呼,又好奇地朝二人交握的双手频频看去。乐无异微笑点头一一回礼,却不敢与他们目光相接,只觉一股热气从自己的指尖直直涌到了脸上。他想起先前在博卖行时也曾与谢衣携手而行,如今相较那时竟是尴尬了百倍,不由用力挣了挣。
谢衣看了眼乐无异隐隐泛红的耳尖,轻轻松开他的手,拍了拍他的脑袋,又顺手添了一层防风结界。
前方带路的逸清不时偷偷回过头,与乐无异目光一触,居然讨好地冲他清软一笑,随即一言不发地继续带路。
乐无异双手揣在袖子里,默默回味着她方才的神情,疑是自己眼花了。
啧啧,看她若有所思的样子,肯定又在盘算什么故事了。唉,写就写吧,只要别在师父面前提起那些乱七八糟的……
他想起方才没说完的话,于是停住脚步,注视着谢衣认真道,“咳,师父,书里写的那些都是她自个儿编的,我可没和谁……”
忽见谢衣的眉眼略略弯起——“自家徒儿的心思,做师父的,自然明白。”

——————————————————
*原作中逸清师姐的台词:逸尘师弟真不赖,交个朋友也如此不同凡响~咦,对了,下次的新故事就写…………嗯……就这样决定了!
*表扬谢无双姑娘对上期小题的正确回答^^

下回预告:太华山天寒水冻,虽然加了两层防风结界,乐无异还是没扛住……

20 Mar 2015
 
评论(1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