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17

【目录】 bgm

唧唧,唧唧!
有个毛绒绒的东西猛扑到自己脸上,半梦半醒间,乐无异仍能分辨出那是馋鸡。他被蹭得想打喷嚏,忙侧头避开,又听到熟悉的脚步声。
那人走近后轻声安抚了几句,毛团的触感和唧唧的叫唤就消失了,换作了衣料摩擦的声响。忽而身上一暖,似乎被披了件衣物。
哎,是师父回来了,我得去看看粥熬好了没有……
他使劲想睁开双眼,将那延绵不绝的睡意摆脱开去,然而身上披着的衣物传来令人怀念的气息,温柔地将他包裹在其中。
心中只余一片安宁。片刻后,他终于放弃了挣扎,又沉沉睡了过去。
“……无异,无异。起来,吃了饭再睡。”肩膀被人轻轻摇晃着。
红枣甜腻的香气夹杂着莲子的清香扑鼻而来,肚子里顿时传出咕噜噜的声响,沉睡之人鼻翼轻翕,终于清醒过来。
这里是……灶房?
乐无异心道,以前做偃甲时,几天不睡都是常有的事,这次也就熬了三日,熬粥时稍稍等了会,居然趴在灶房一口气睡到了天黑。
坐起身打了个哈欠,顺带着吸进几口食物的香气,啃了几日干粮的腹中轰鸣得更厉害了。他迷迷糊糊地看见面前摆着一小碗红枣莲子粥,忍不住拿起勺子尝了一口——红枣香甜,莲子软糯,除了有丝煮过头的糊味,味道并无异常。他松了口气,抬头见谢衣也端了一碗,在他对面坐下。
“师父,这粥……”
“呵,这是你先前就做好的,方才只是稍稍加热。味道可有差错?”
见乐无异摇头,谢衣也尝了口,神色颇为满意,又问,“这粥里放的,可是新鲜的莲子?”
“对,听说莲子养心安神,我早上去采了些,师父一路劳顿,多吃点。”
“无异有心了。只是观你神色恹然,这三日中可是不曾歇息?”
“哎,刚开始画那聚灵阵时,我手生,动作很慢,怕是赶不及,这才……”
谢衣瞥了眼桌上的干粮,摇了摇头,“起居有常,不妄劳作。以后不可如此。”
乐无异应下,低下头默默喝粥。
专心画阵的那几日里,他与谢衣暂时断了音讯,如今分明攒了许多话,却不知该从何说起。他记起去明珠海的路上,二人用饭时,谢衣总由着自己天南地北地唠嗑,还不忘在他停口的间隙点评一二。只有当说得忘乎所以时,他才会用筷子轻敲自己的碗,道一句“趁热用饭”。
二人如今的相处似乎并无不同,但乐无异却清楚,那只是自己装得若无其事罢了。温泉中的那幕犹如魔障一般,时刻萦绕在他的心头。
自幼时初遇,他一直将谢衣敬若神明,因此那唯一一次僭越只令他深觉大逆不道。相较细究其原因,他更是担心若再次克制不住,也许会被谢衣察觉而招致厌恶,于是只能尽量回避二人间的亲昵,而那些隐隐的渴望,从此被深深压在了心底。
喝完一碗粥,乐无异便立刻起身,却发现身上还披着谢衣的衣物。他边托着碗,边将它脱下后转身递了过去。
“谢谢师父……呃!”
“怎么了?”谢衣抬头看他。
“脖子好像扭了……”
乐无异试着左右转动头颈,颈背部传来针刺般的疼痛,谢衣起身按住他的肩,指尖在颈椎四周轻轻按压。
“好痛……”乐无异的脸皱成一团,急急向旁跳开。
“唉,先前便应叫醒你回屋去睡,却是令你落枕了……倒有一法,只是那物许久不用,需得找寻一番。”谢衣接过乐无异手中的碗,“你先回屋,为师稍后便至。”
乐无异在屋里踱来踱去,想象着等下将与谢衣独处一室,又不知他究竟想到了什么法子,心绪便如那桌上跳动的烛光般忐忑起伏。少顷,谢衣也进了屋。僵着脖颈的乐无异左右转动身体,看着谢衣走近桌旁,将携来之物置于桌上——一只长约三寸的狭长木盒,还有一小坛酒。他走了过去,好奇地推开木盒盖,发现里面装有若干长长短短的银色毫针。
“师父,你怎么连这都有?”
“为师早年游走四方,对岐黄亦略有涉猎。针灸之术,循行经脉合以阴阳,那偃甲之躯亦是仿其医理,塑以经脉肌理……因此在下界的百年中,为师不曾察觉与常人躯体有何不同。”
谢衣平静地解释着,边洗净双手,挑亮烛光,又示意乐无异坐到桌边的凳上,伸手在他肩胛处比划了一下,“把衣领解开,褪至此处。”
乐无异犹豫片刻,仍是顺从地解开领口,只是当露出小半个背后,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肯脱了。
谢衣无奈,只得另换了几处靠近颈部的穴道,又取出毫针在烛火上炙烤消毒。他将少许酒液倒于手巾上,细细擦拭乐无异的背。
微卷的马尾发梢被轻轻撩至身前,露出一截细腻的脖颈。
乐无异低着头,感到谢衣温暖的指尖沿着颈椎上下轻轻按压,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却被牢牢按住肩,又听他沉声道,“为师要行针了,勿要再动。”
毫针刺入肌肤的瞬间并无痛楚,只是当针尖行至深处时,一股酸胀之感即以穴位为中心,沿着经脉蔓延到四肢百骸。一针落下后,针尖徐徐向里推进,直到乐无异熬不过痛楚呻吟出声,谢衣便停下动作,缓缓捻转毫针,数息之后再落下一针。
“还需留一炷香的功夫。”谢衣坐到乐无异身前,从怀里取出先前乐无异换给他的手巾,替他拭去行针时痛出的汗水。
“师父,我有件事想问你。”乐无异一手攥着衣襟,面上犹带着几分羞色,却仍是一眨不眨地望着他。
“无异请说。”
“夷则昨日传信给我,到了太华封印那日,会亲自来这里接走仙女妹妹。”
“确实如此,他与为师亦是如此说过。”
“但是,我记得他以前向我抱怨说,近几年里朝中局势不太稳定,每天的奏折堆得像山一样。如果他来太华,就会有好几日没法上朝。他明明可以等我们将仙女妹妹送去长安,为什么非要亲自来太华跑一趟?”
“……”
“师父,你和夷则提起仙女妹妹时,就都不肯多说什么了。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仍是被你察觉了。” 谢衣低叹一声,抬眼对上乐无异的视线,“露草依凭剑心之力,已然将根系融入仙居灵脉,汲取灵气。若是……根系与灵气的交接骤然断开,便会前功尽弃。”
“那仙女妹妹……她还能变回来吗?”
“有剑心之力护持,根系虽有损伤,应无大碍。只是……恐怕还需待得数十年,方能得见露草化出人形。”
琥珀色的眸子瞬间黯淡下来。
“无异,为师之前认为,若是实言相告,只是令你徒增烦恼,于此事却无丝毫益处,想必夏公子亦是如此考量。”
“我知道,师父是怕我难过……”乐无异放在膝上的手猛地收紧,指甲深深刺入掌心,却浑然不觉疼痛。
“可是,最难过的人,明明就是夷则自己啊,本来只要再等上几年,仙女妹妹就能回来了……”
谢衣伸手将乐无异的拳头翻转过来,指尖轻触他指掌间的空隙,待攥紧的力道稍稍松懈,便趁机探入他的掌心,将那五指逐一掰开,继而轻轻握住。
“无异……夏公子即便难过,亦是深知担负之责。上位者无私情,却需心系天下苍生。”
乐无异想起有一回,阿阮曾偷偷问他,“小叶子,当皇帝好像一点儿也不开心,夷则为什么还是那么想当?”
当时自己想了半晌,却是那样回答了她——
“当了皇帝后,他就能保护你了,还可以把全天下最好的宝贝都送给你。”
阿阮却摇摇头,“我会照顾自己,不用他保护,我也有很多宝贝了,不用他再送给我。小叶子,其实,只要他一直开开心心的,那我也就开心啦。”
仙女妹妹,对不起……
乐无异低下头,视线有些模糊。
谢衣将他眼角的湿润拭去,摸了摸他的头,又轻轻按在自己肩上。
“无异,你是个好孩子……只是这人世间,诸事难料,聚散无常,他们……也曾心意相通,相知相伴,即使明知无法相守终身,想必亦不曾有半分后悔。”
他等了良久,直到埋在颈窝里的脑袋轻轻蹭了蹭,像是在点头。
谢衣被蹭得发痒,于是轻轻拍了拍乐无异的脑袋,顺手抽开他马尾的发绳,手指插入蓬松的发丝间,轻轻揉按着他头皮上的穴位。
从乐无异的身上传来一丝若有若无的桃花清香,应该是方才用桃花酿擦背时沾上的味道,他闭上眼轻嗅了一会,唇角漾起一丝浅浅的弧度,凑近乐无异耳边,“无异……”
燃烧的烛芯发出噼啪的声响,谢衣睁开眼,发现乐无异背上原本勒紧的衣物早已滑到了腰间。
耳畔听得他气息深沉,原来……已是睡着了。
——今次便罢了,来日方长。
谢衣哑然失笑,小心揽住怀中之人,仔细取出他背后的毫针,再将那散落的衣襟合拢,摸索着替他系好了衣带。
被抱上床时,乐无异清醒了片刻,隐约感到有人在身边躺下,轻手轻脚地替自己盖上了被子。
“师父……”他模模糊糊地唤了一声。
“睡罢,为师在。”
“……嗯。”

 ——————————————————

@桉素 姑娘的谢乐图,暖入人心。感谢授权

图片点我

——————————————————
 红枣莲子羹:补脾养胃、养心安神。春夏之日食用,极为适宜。

下回预告:则阮结局

22 Mar 2015
 
评论(1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