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乐|素雪番外 无射少侠异闻录01

【目录】 bgm

“上回说到,无射少侠重伤后,由其师带至一处岛屿闭关疗伤。师历时多年,幸得良法令其恢复如初。然少侠苏醒仅数日,即动身前往门派总舵运筹帷幄,襄助千里之外行侠仗义的小师妹,其师仍留于岛上,以自身之力照拂周遭百姓。二人虽山长水阔相隔万里,然彩笺尺素从未间断。师徒二人何时重逢,且容红袖慢慢道来……”
传说中“无射少侠”的真身——定国世子乐无异,此刻正惬意地窝在被中,兴致勃勃地翻阅着那册新买的《逸尘记别册——无射少侠异闻录》。在他被封于岩心玉诀的五年里,逸清仍然有滋有味地编写着他的故事,似乎打定了主意,要让他在话本的世界里过得更为异彩纷呈。
因此,在乐无异离开龙兵屿回到长安的数月中,白日去天工坊审阅各地民用偃甲的维护回报,晚上回到乐府,便瞒着傅清姣偷偷熬夜看话本,直到今晚才将欠了五年份的《无射少侠异闻录》全部补完。逸清的消息似是相当灵通,待他抵达长安不久,红袖添香的新刊就紧随其后地出现在大街小巷的书店里了。
哼,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告诉她的……乐无异撇撇嘴,又暗自松了口气——虽然一连数月,他提心吊胆着夜间烛光会被傅清姣发现,但这五年来的话本中,诸如“逸尘与无射少侠暗生情愫比翼双飞”的奇怪内容终于彻底消失了。
咕咕,咕咕。静谧夜色中,由远及近传来一丝轻微声响。
乐无异眉眼一弯,啪地将书扔回了桌上,跳下床跑去推开窗。
一只白头偃甲鸟扑棱扑棱地飞进他的手心,乐无异勾着嘴角,一字不落地听完凝音石里的传音,又耷拉着脑袋躺回了床上。
话本仍旧摊开在床头,字里行间妙趣横生,似乎正等着被人继续翻阅,然而乐无异却直接熄了烛火,闷闷不乐地盖上被子。
黑暗之中,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
翌日恰逢休沐,乐无异无心看书,干脆出门闲逛,不知不觉便踏上了通往码头的道路。多年已过,长安码头仍是记忆中熙熙攘攘的模样,隐约有几声鼓乐丝竹,似乎有人正搭台表演。乐无异侧耳细听,只觉那乐律甚为耳熟,不由快步向码头走去。
果然如他所料,那鼓乐之声正是源于岸边的竹笋包子号。乐无异手搭凉棚举目远眺,甲板上有一位女子正在独舞,纤腰慢拧,红袖绛唇,居然是收起了狐尾的辟尘。黑压压的人群站在码头上围观,五颜六色的缠头被争先恐后地抛向甲板。
有热闹怎能不看!乐无异立刻挤进那片人群,边欣赏着辟尘的妖娆舞姿,边暗自留心看客咕咕唧唧的交谈。原来,几日前杂耍团抵达长安时,仍是些熊猫滚球之类的寻常表演,前些天忽然改成了女子独舞,倒是比原先的更为好看。
乐无异细细打量那些看客,发现人群中还混着一只妖怪,那妖怪化作的少年头戴虎皮小毡帽,浑然不觉两只毛茸茸的耳朵已从帽子底下露了出来,仍是与他人一同痴痴地望着台上。
这杂耍团,难道是要改招牌了?
待人群散去后,乐无异立即跳上甲板,找了名小丫鬟带他去找辟尘。
二人来到一间屋外,小丫鬟轻轻扣了扣门,喜滋滋地唤道,“辟尘姐姐,辟尘姐姐,有位公子来找你啦。”
屋内忽然传出东西打翻的声响,片刻后,一位女子的声音从门里传出,柔媚得几乎滴出水来,“你终于舍得来啦,可是等得奴家好苦……”
乐无异头皮一麻,眼角瞥见那个小丫鬟正不停朝他使眼色,眼皮眨得快要抽筋了。见他仍是毫无反应,她悻悻瞪了他一眼,蹬蹬蹬跑开了。
不多会,门被唰地拉开,辟尘满面春风,忽见杵在门前的是乐无异,笑容略略一僵。
“刚才带我来的那位姑娘,不知为啥跑走了,还瞪了我一眼。”乐无异莫名其妙地望着小丫鬟离去的方向,忽然啪地一合掌,“哈,辟尘,原来……你是在等人?”
“咳,没等谁。那丫头认错人了。”辟尘语气淡淡,似乎并未察觉话语中的矛盾,她语调一转,便与乐无异寒暄起来——
“哎哟~一别经年,乐小公子真是出落得越发俊俏了。怎么没见到谢大师,他没有与你一道?”
她慢悠悠地摇着五火扇,眯着细长的眼眸上下打量他。
乐无异叹了口气,“师父昨夜传音给我,说龙兵屿的事还没办完,要再过上半个月才来。”
“谢大师又是在造偃甲了吗?”
“嗯,龙兵屿上原先只有数口井,现在岛上的人越来越多,所以水就不够用了,听师父说,他想造一个把海水变成淡水的偃甲……唉,馋鸡又给师妹借走了,就算师父今日能完工,从那赶到长安,也还要十几日。”
“谢大师真是贵人事忙,只是可怜了乐小公子,快要相思成灾了~”辟尘用扇子遮住翘起的嘴角,饶有兴趣地瞧着乐无异瞬间涨红的脸。
“……咳,我有事问你。”乐无异抓抓头发,生硬地转开话题,“你们为什么不表演杂技了?”
“这个嘛,说来话长……”辟尘的神色有些怅然,忽而又想起什么似的,绕着乐无异来回转了几圈,像是第一次见到他。
乐无异默默瞥着她若有所思的表情,眼前却浮现出逸清的面容,心中立时涌起一股极为不好的预感。他悄悄向后退了半步,却被辟尘上前一步,牢牢抓住手臂。
“还请乐小公子赏脸,今日留于船上用饭如何?团子他啊,可叨念了你好几年了。”她想了想又道,“我还将醉仙楼新出的南乳仔排和银条鱼丸这两道新菜给琢磨出了呢,今儿趁贵客光临,便照着做上一回,乐小公子不想尝尝?”
辟尘话音未落,乐无异的双眼已经放了光,将逸清的身影抛去了九霄云外,“辟尘姐姐你好厉害,我上那吃过好几回,都没弄明白怎么做的。你今儿教教我,等师父来了,我也做给他尝尝。”
这日晚间,辟尘大展身手做了一桌佳肴,又在饭桌上置了一只碗,里面盛着两枚骰子,招呼道,“乐小公子可有雅兴?”
“嘿,难的我不会,不过若是按掷出的点数论输赢,这个行。”今早乐无异刚送了傅清姣与乐绍成出远门,据说此回要离家半月,因此他还不想立刻回家。
“掷点数就掷点数,不过要加点彩头……”辟尘摇了摇五火扇。
“行,你说了算。”乐无异新得了菜谱,爽快地答应下来。
“乐小公子财大气粗,想必几个小钱也不放在眼里,所以这彩头嘛,自然不可是金银。”辟尘转了转眼珠,“这样吧,如果乐小公子赢了,那我们杂耍团就去龙兵屿跑一趟,等谢大师造好了偃甲,便将他接来与你早日相聚,这样如何?”她向团子扫了一眼,团子心领神会,跟着连连点头。
“这个……也太不好意思了。”乐无异脸色微红,伸手挠了挠头发。
“没事,反正最近也是空着,正好去那儿瞧瞧。”辟尘接着道,“乐小公子可别高兴太早,若是输了……”她瞅着乐无异,故意拖长了语调。
“输了如何?”他拍拍胸口,“只要不违背正义公理,随便怎样都行。”
“好,这可是乐小公子亲口说的。十日之后,辟尘想要在竹笋包子号的甲板上跳支舞,需劳驾乐小公子伴舞,不知你是否愿意?”
“这个倒不难,只是以前听闻人说,我跳起舞来像只抽筋的熊,你真的要我一起跳?”
“不必担心,这十日里还请乐小公子抽空前来,我会教你舞蹈步伐。只是有一点……”
“啥?”乐无异咽了口口水,那股不好的预感重新在心中升腾而起。
“这舞本应是二位女子一同跳的,届时还需乐小公子换上女子舞裙。”见乐无异脸色一变,辟尘急急道,“我知道这事有些难,不过你舞蹈时可将面容遮起,其他人就认不出了……再说了,你又不一定会输!”
乐无异看着碗里的那两只骰子,脸色变幻莫测,似乎陷入了天人交战之中。少顷,他终是咬了咬牙,扬声道,“赌就赌,来吧。”

——————————————————
下回预告:你们是希望乐小公子跳舞呢,还是希望乐小公子与谢大师早日团聚呢~

27 Mar 2015
 
评论(1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