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乐|素雪番外 无射少侠异闻录05

【目录】 bgm

许多年后,某个南方小岛上有一位年逾古稀的妇人,不久前匆匆出了一趟远门。她虽是空手而去,回程时却带了浩浩荡荡数十只箱子,若有旁人问起,只道是一位远居长安的兄长赠与她的。
这名老妇人姓谢,闺名欣儿,虽已离开长安多年,如今仍然有许多人记得,她正是当朝第一偃师乐无异的师妹。
十五岁出师后,她离开故乡龙兵屿前往长安,随同天工坊官员周游全国,维护乐无异留于各地的偃甲,而当乐无异与谢衣相继抵达长安后不久,她便被宣和帝召回,原来,乐无异与谢衣即将启程离开长安,而她将接手乐无异原先在天工坊中的任职。
那二人临行之际,乐无异向她解释道,他与谢衣毕生所求,俱是穷尽偃术之途以护天下苍生,往后他将跟随谢衣游历四方,只是忠孝难以两全,他忧心年迈双亲与稚龄小妹,便请她得空之时,代为照拂一二。
待二人离开后,谢欣儿在天工坊的墙上挂了一张硕大的地图,又在地图上将他们所经之路逐一标记。虽然之后的几十年中她鲜少再有机会与二人相见,音讯往来并不曾中断。师徒二人每新至一地,必会小住一段时日考察当地气候风貌,再将精心设计的图纸用偃甲鸟寄至她手中,以供天工坊参详择选。随图纸一同寄至的往往还有给谢欣儿的小礼物,或是难得一见的偃甲材料,或是趣味横生的地方风物志。不过,她最喜欢的小礼物,仍是栩栩如生的偃甲小动物,因为那些小动物均为谢衣或乐无异亲手制作。若是二人合作之物,两枚小纹章就会同时绘于偃甲某处不起眼的角落里。
宣和帝退位的次年,已过不惑的谢欣儿从天工坊取下那张画满标记的地图,带着自己的家人回到龙兵屿的谢氏老宅。她想起那二人不曾提过收徒之事,于是挑了几个资质品德俱佳的孩童作了徒弟,传承师门技艺。
前些时日,她忽然接到乐无异的传信,道他已回转长安,有一些物什欲交予她,盼其速去。待她匆匆赶至,却得知乐无异已于数日前不告而别,仅留下书信一封,告知家人无须惦念,亦勿要找寻。
她被一位说话有些结巴的老仆带至后院,见院中整齐地堆着几十箱木箱,据说是乐无异临走前就封存好的。
据乐无异留给她的信中写道,箱中物什是谢衣与他多年收藏的偃术法术典籍,既然师门后继有人,便交予她传于子弟,又解释道,数月前因若干变故,他与谢衣不得不暂时分别,幸而先前已约定再会之地,只是路途遥远,眼下诸事既已办妥,便决定及早启程,以免令谢衣久候。
相较多年之前的随性潦草,纸上的字迹已变得工整端方,颇有几分其师的君子之风,只是中间有几字又被重复描写过,似是运笔时指尖微颤,难以一挥而就。
谢欣儿心道,乐无异虽未明言,只是如今已近耄耋,又留书家人勿寻其踪迹,那所谓路途遥远的再会之地,只怕应是……
柔软的春风拂过长安某处街角的桃花,携来几枚粉色的花瓣和一段多年之前的模糊记忆,轻盈地落在那片被泪水晕染开的墨迹旁。谢欣儿轻轻拭去沾在纸上的水迹,将信纸连同花瓣一同小心翼翼装进信封,静静地聆听着墙外孩童的嬉笑声,独自在院中站了良久……
回到龙兵屿后,她仔细清点了那些箱中的物什,却并未找到仙居图,也没有发现那几卷少时拓写过的偃术卷轴,倒是发现了只木箱,内里是一只略超手掌长宽的筒形偃甲。那偃甲的顶部镂空,底部绘有谢衣纹章,灌入灵力之后,圆筒内部就会出现半透明的光柱,一幅一幅的画面便如走马灯似的相继出现在光柱之上——原来,这是一只用于保留景物用的偃甲。
她揉了揉有些昏花的双眼,目不转睛地瞧着这些缓慢转过的画面。开头的若干幅画面有些模糊,只能依稀辨别出是一些风景,也许是时间过去太久,保存画面的灵力开始逸散的缘故。之后的画面就清晰了许多,还出现了许多她熟悉的身影。
乐无异的是最多的,其后又陆陆续续出现了谢衣的。一幅幅的画面在谢欣儿的眼前徐徐转过,二人的风华也随之一点一点逝去,然而在岁月的打磨下,神情中的某些东西却愈发刻骨铭心。
除那二人之外,她还见到了宣和帝。自宣和帝退位,她甚少听闻有关宣和帝的音讯,而据坊间相传,只道先帝云游四方去了。画面中的宣和帝身着寻常百姓服饰,两鬓渐已斑白,身边站着一位笑容明丽的绿衣少女。她从未见过那位少女,亦不知她的名姓。此外,还有温文尔雅的十二叔叔、英姿飒爽的闻人将军、醉意醺然的安尼瓦尔……
她怀念地看着这些在那二人生命中留下斑斓色彩的画面,又想起那张标满足迹的地图,嘴角的皱纹渐渐加深,终是化为一抹淡淡的微笑。
只是那些画面之中,有一人的身份令她十分疑惑——开头那些模糊画面转过后,偃甲的光柱上忽然现出了一个面覆轻纱、身着鹅黄色舞裙的身影,而那人腾挪回旋的舞姿,又接连出现在之后的一连串画面上。
她反复看了几回,终于从其中一幅画面上看出了些许端倪——光柱之上清晰地映出了那名舞者的眉眼,微阖的眼睫下是一双琥珀色的清澈瞳仁,眸中的暖意,令她想起了冬日里的阳光。
原来如此……
谢欣儿放下偃甲,回头看了看那张挂在墙上的硕大地图,回想起这次从长安回到龙兵屿时的沿途所见。如今,即便是居于边陲艰苦之地的百姓,也已能够偶得闲暇,暂时停下手中的劳作,心安理得地将那一日时光用来唱歌跳舞,或是唠嗑家常了。
她知道终有一日,那些光柱中的所有画面都将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消散,而那双眼眸中泛起的温柔暖意,却会一直熨帖于华夏各地辛勤劳作着的百姓心底,无论春去秋来,还是山高水长。

【终】

29 Mar 2015
 
评论(1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