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乐|疏香(下)

【上】

【中】     【中章插图】

【下】     【下章插图】

度盘下载 txt下载

注:
1.老宅曾有一任谢姓主人,即为乐乐“梦中”古装版师父,设定是谢衣前世。前世谢乐是相识的,结局是开放的,个人倾向是BE的……十五年前时空交叠,谢衣前世在机缘下遇到现世的小乐乐,后遇到现世的大乐乐,就将他俩都送了回去(尽管从此以后前世的师父也再见不到乐乐了)
2. 西施壶为紫砂壶基本壶形之一,通身如珍珠般圆润,嵌盖与壶身形成壶身
3.喜闻春鸟劝提壶——白居易《早春闻提壶鸟因题邻家》
4...

10 Sep 2016

谢乐|疏香(中)

【上】 【下】

BGM

6.

蒸林蝉烈,无风压枝。

转眼到了八月。

前几周里两人试着开了回电窑,泥胎的烧制十分顺利。之后谢衣出了趟差,乐无异与小伙伴出门玩了几天,等接踵回到了工作室,发现空调竟然不能用了。

低气压云层将C市扣成了个热量内部循环的蒸笼,郊区的热岛效应不如市中心严重,然而不完善的供电设施却令电表在用电高峰时段频频跳闸。电力公司表示维修还得等上几天,谢衣赶着乐无异回去市区,乐无异却说晚上并不太热,况且昙花要开了,养了几年才能开一次,看不到多可惜。

谢衣养的那盆昙花几周前结了花苞,眼下花苞的尖端虽然紧闭着,“肚子”却像吸足墨水的毛笔日渐饱满。如果凑近端详,还能发...

09 Sep 2016

谢乐|疏香(上)

*谢2.0乐,现代校园AU,短篇已完结,日更,日常流水傻白甜

*逻辑硬伤、伪科学、ooc等锅在作者,与男神们无关

*无料本《加一勺糖》G文,送给亲爱的小E @Eilen  txt下载

【中】 【下】

1.

“小伙子,听说买了老蔡家宅子的谢老师是你老师?”坐在家门口搓洗衣服的街坊叫住路过的褐发青年,有些好奇地打量着他。

“对,师父想把那里改成自己的工作室。他平时很喜欢做些紫砂器具,正好蔡家以前就是做这个起家的……听说老宅子以前还有过个姓谢的主人,也算是缘分吧。”停了脚步的青年用手扇着风,随手拨开湿成一缕一缕的额发,露出一对漂亮的琥珀色眸子。

妇女恍然大...

09 Sep 2016

七夕断章

*七夕发糖,断章,目前正在填坑,不打tag了……
 *武侠架空,谢伯伯医生设定
 *1.0时期的谢伯伯和小乐乐的初见

是年,刚继任破军祭司的谢衣,奉了大祭司沈夜之命离开流月,去外界寻找治疗溃烂症的良药。数十年来,越来越多的烈山人得了溃烂症,不仅痛苦至极,且大多将盛年而亡。族中医师遍寻良方,终于使症状得以缓解,然而仍是无人能够阻止这场瘟疫的蔓延。
 流月城中并无对外界的记载,谢衣翻过伊列山后,就在广袤的黄沙中迷了路,幸好骆驼嗅出水源的方向,在淡水耗尽之前,将谢衣带到了捐毒。
 捐毒位于中原李朝与西域大食国间的通商要道。谢衣决定稍作休整后前往中原,又向客栈掌柜打听...

19 Aug 2015

谢乐无料本《若是你历史上的本命来发树洞贴,主题会是什么?》短小repo

这是一本充满了爱的谢乐本,简直可以再战五百年~

@与时光终年不遇 大大(真想同时艾特你所有的ID2333)


15年3月21日,从魔都谢乐茶会回来后不久,@Eilen 兴奋无比地来推文,说挖到了一篇激萌的谢乐论坛体文。在她的极力推荐下,我开始去lofter蹲坑,从此就跌了进去……


虽然是轻松的论坛体,但写手姑娘的文字功底十分惊人,并且从评论的风格,可以看出并非新人,而id却从未见过……于是在蹲坑挖史料的同时,猜测id的正主也成了一个悬念233


连载...

06 Aug 2015

粗评原作向谢乐cosplay《情长如此》

15年5月4日,自14年下半年放出的第一张预告,经过大半年的精心制作,谢乐原作向cos《情长如此》正片(静态视频、组图,谢衣coser:云旅,乐无异coser:木子)终于放出。无论从照片构图、妆容、coser演绎、道具、后期、视频bgm选取等,细节处处足见用心。
 高还原的演绎带来了漫天的刀子雨,瞬间击破了我的避刀结界,心情激荡之下码了这篇粗评,如有不妥之处,还请云旅大大和木子大大指摘见谅^_^

cos分为静态视频与照片两部分,视频长约四分钟,bgm选用了尾泽拓实的《眠》(神隐之狼ost)和古剑二原作曲《醉花荫live》,下文将根据视频时间轴逐一点评。

预热阶段0:00-0:22
 ...

04 May 2015

蛋形谢乐《静水湖日常》全四话

 

15 Apr 2015

粗评 [谢乐谢][岁岁年年][MMD]风莹月-寄愿——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地址传送门见文末)

在B站看了几遍之后,被场景和意境美得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点开视频时没注意到tag,只是因为喜欢这首曲子,然后……太甜,太甜,太甜了!嗷!

视频开头是天光云影共徘徊中的湖心亭,在湖光天色的衬托下,湖心亭柱子的颜色微微发蓝,就像是梦境一般。据评论说,确实不是人间……

小太阳手中的道具很漂亮,坠子随着翩然的舞姿一晃一晃,开始我以为是祭司的法杖……后来看评论说是扇子。

开头就足够惊艳,没想到后面的更为精彩,我最喜欢的地方是视频中谢乐的两次对视。

第一次是1:20时,乐乐躺在船上,半仰着身与湖心亭的师父的对视,那一刻,像是师父无言地邀请乐乐共舞一曲,于是乐乐起身,欣然往之...

05 Apr 2015

【目录】

看着昨日舞蹈之时的画面从苍穹之冕上缓缓转过,乐无异的表情顿时变得异彩纷呈,他无意中抬头一瞧,却发现谢衣并未在看画面,而是一直注视着自己,目中端着七分温柔三分促狭的笑意……他的脸变得更红了,手从谢衣的手中抽出,却不小心将松松扎起的头发抓得更乱了些。

“咳,师父,等下……我们一起去找辟尘吧。”

——摘自《无射少侠异闻录》

Renmidori连绿翘:

 @清粥一叶好养颜  答应送姑娘的图~由于苍穹之冕实在是太逗比了不造怎么看照片就意会一下吧(喂

29 Mar 2015

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 说明&后记

【目录】

本文说明——引用出处、网络版配图

一、引用出处
1.文名取自《仙剑奇侠传五前传》剧情诗
2.“无射”,音同无异,是红袖添香给乐无异取的化名
3.龙兵屿、明珠海海眼、太华秘境封印、冠月木/黄桷木设定,来源《古剑系列年表》(收集/整理/汇总:万里江山)
4.原作中,沈夜给乐无异的谢衣偃术卷轴是谢衣下界前所著,可推断卷轴使用的是烈山文——此灵感来自古剑二同人《淹留》,作者:存文用马甲
5.忘川断刃由偃甲鸟送入神女墓——此设定来自古剑二同人《剑似生平断离愁》,作者:墨式辰
6.堤坝泄洪原理仅为笔者主观臆断,与实际原理可能存在出入

二、网络版配图章节及图片来源,详见作者博客http://qzyye....

29 Mar 2015

谢乐|素雪番外 无射少侠异闻录05

【目录】 bgm

许多年后,某个南方小岛上有一位年逾古稀的妇人,不久前匆匆出了一趟远门。她虽是空手而去,回程时却带了浩浩荡荡数十只箱子,若有旁人问起,只道是一位远居长安的兄长赠与她的。
这名老妇人姓谢,闺名欣儿,虽已离开长安多年,如今仍然有许多人记得,她正是当朝第一偃师乐无异的师妹。
十五岁出师后,她离开故乡龙兵屿前往长安,随同天工坊官员周游全国,维护乐无异留于各地的偃甲,而当乐无异与谢衣相继抵达长安后不久,她便被宣和帝召回,原来,乐无异与谢衣即将启程离开长安,而她将接手乐无异原先在天工坊中的任职。
那二人临行之际,乐无异向她解释道,他与谢衣毕生所求,俱是穷尽偃术之途以护天下苍生,往后他...

29 Mar 2015

谢乐|素雪番外 无射少侠异闻录03-04

【目录】

说到最后,声音已低不可闻,又含混着几丝沙哑。乐无异咳了一声,面红耳赤地侧过脸,想让被面的凉意冷一冷脸颊的热度,他颤着手伸向最后一个结头,不料越抽越紧,竟失手打了个死结。
“莫急。”
另一只手覆上他无措的手指,挑开纠缠的系带,三下两下将它解救出来。
乐无异摇摇头,索性大大方方地平摊开四肢,却又暗中蹭去一手心的汗。他闭着眼静静等着,忽觉谢衣握住他的手,指腹抚过起伏的经络,停在了腕间脉搏上。
“师父……你在做什么?”他微微瞪大双眼,却见烛光映着谢衣的眼睫,在敛着水光的眸里投下一抹暗色。
谢衣立刻松开了他,摇了摇头,“无事,习惯罢了。”又捏了捏那只紧攥着被角的拳头,拉起他后温言道,“不必紧张,为师亦...

28 Mar 2015

谢乐|素雪番外 无射少侠异闻录02

【目录】

乐无异本在心中做了最坏打算,不料三回后合计点数,居然是自己赢了。
他笑嘻嘻地走下船,回头道别时却瞥见辟尘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忽然想起白日里在人群中瞧见的情形,瞬间福至心灵。
“……团子,来来,我问你件事。”乐无异假意向前走了几步,估摸着辟尘已转身回船,又跑回去悄悄拉住走在最后的团子。
“辟尘她请我帮忙,是不是为了,嗯,那个人?”他模棱两可地问道。
“咦,辟尘不许我们说,你怎么知道她喜欢上谁了?”团子眨着眼睛,捂着嘴低声道。
“原来她真是有了心上人,好团子,快告诉我,那人是谁?”
“不是人,是妖。”团子带他回到甲板,找了个僻静角落向他解释,“这可是团子第一次见到这样努力的辟尘呢。来了长安之后,她...

27 Mar 2015

谢乐|素雪番外 无射少侠异闻录01

【目录】 bgm

“上回说到,无射少侠重伤后,由其师带至一处岛屿闭关疗伤。师历时多年,幸得良法令其恢复如初。然少侠苏醒仅数日,即动身前往门派总舵运筹帷幄,襄助千里之外行侠仗义的小师妹,其师仍留于岛上,以自身之力照拂周遭百姓。二人虽山长水阔相隔万里,然彩笺尺素从未间断。师徒二人何时重逢,且容红袖慢慢道来……”
传说中“无射少侠”的真身——定国世子乐无异,此刻正惬意地窝在被中,兴致勃勃地翻阅着那册新买的《逸尘记别册——无射少侠异闻录》。在他被封于岩心玉诀的五年里,逸清仍然有滋有味地编写着他的故事,似乎打定了主意,要让他在话本的世界里过得更为异彩纷呈。
因此,在乐无异离开龙兵屿回到长安的数月...

27 Mar 2015

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 正文终章

【目录】 bgm

谢欣儿五岁时,随同家人第一次踏入流月城神农神殿,又被传送阵送至下界龙兵屿。那时她尚且年幼,却也记得自己与家人原本不能进入神殿,听姆妈说是大祭司法外开恩,才赦免了他们谢氏一族。
十岁那年,由于龙兵屿附近的海眼日益扩大,烈山举族迁至内陆,数月后又回到岛上。不久,族人将圣物矩木树心从明珠海迎回,种在了岛上的神殿旁。她听族中的使者十二叔叔说,送还矩木是宣和皇帝的旨意,又说大祭司亲自去了长安道谢。后来,有族人陆陆续续地离开龙兵屿去陆上谋生,又有不少陌生的外族人来到岛上定居。
迁回龙兵屿那年的秋天,她家附近的山丘上搬来了一名戴着面具的陌生男子。她不知道他的名字,十二告知她,那人是...

25 Mar 2015

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20

【目录】

乐无异目送着夏夷则与温留离去,默默思索着如何压制矩木吸灵,身为偃师,他首先想到的居然仍是矩木适于制成导灵轴的特性。
导灵轴、通天之器、压制矩木……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伸手攥紧胸前的衣襟,片刻后又松开手,抬眼朝谢衣望去,才发现谢衣也正注视着他。
他举步走近,谢衣垂下眼睫,避开了他的视线。
“其实,这世间还有一物可以封住矩木,师父也想到了……对不对?”尾音带着俏皮的上扬,一如平日里请教谢衣时的语气。
“……”谢衣不语,头微微动了动,不知是点头还是摇头。
“弟子记得师父说过,黄桷木作为偃甲材料,可以与矩木互相制约,而黄桷果效力尤甚。”
“难为你还记得……”谢衣低低叹了声。
“我有个办法,”乐无异抓住谢衣...

24 Mar 2015

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19

【目录】 bgm

“是温留前辈……师尊他怎么了?”夏夷则脸色一变。
“哼,老子发现他时都快没气了。嘿嘿,死了最好,正好把那血契解开。”
“……烦请温留前辈暂为照看,在下即刻前来接走师尊。”夏夷则召出飞剑,回头道,“乐兄,你与谢前辈先暂留此处……”
“喂,等等,我和你一起去。”乐无异喊住夏夷则,见谢衣点头,又道,“师父也去。”他想起太华秘境内的法术禁制会封锁妖物神智,便将馋鸡留给逸清暂为照顾。
“多谢,秘境道路错综复杂,届时请紧随在下。”夏夷则不再多言,带二人向山脚行去。
三人进入秘境。
秘境入口虽不甚起眼,内里却是广阔无垠,三人由一块宽大的浮石载着,向黝黑深处缓缓飘去。乐无异初来乍到,虽忧心清...

24 Mar 2015

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18

【目录】 bgm

那日,与谢衣传音后的夏夷则将诸事安排妥当,即刻暗中离开长安,披星戴月地向北御剑飞去。他于封印加固仪式的当日抵达太华观,发现清和已在白雪皑皑的山门前候他多时了。
清和朝他微微颔首,从袖中取出仙居图,目送他进入图中后返回观中。不久,诀微长老传令开启护山结界,至封印加固结束,任何人不得再行进出。
当夏夷则在北山山脚旁找到谢衣和乐无异时,发现二人正在摆弄一只置于聚灵阵中心的偃甲——底盘托着矩木枝,上方悬有计时用的琉璃沙漏。
乐无异朝他挥挥手,和谢衣说了几句,放下偃甲向他跑了过来。
“夷则,这是凝音石,你师父也有一枚,要是有事,你们还可以传音。”
“多谢乐兄。”夏夷则收起凝音石,与乐...

23 Mar 2015

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17

【目录】 bgm

唧唧,唧唧!
有个毛绒绒的东西猛扑到自己脸上,半梦半醒间,乐无异仍能分辨出那是馋鸡。他被蹭得想打喷嚏,忙侧头避开,又听到熟悉的脚步声。
那人走近后轻声安抚了几句,毛团的触感和唧唧的叫唤就消失了,换作了衣料摩擦的声响。忽而身上一暖,似乎被披了件衣物。
哎,是师父回来了,我得去看看粥熬好了没有……
他使劲想睁开双眼,将那延绵不绝的睡意摆脱开去,然而身上披着的衣物传来令人怀念的气息,温柔地将他包裹在其中。
心中只余一片安宁。片刻后,他终于放弃了挣扎,又沉沉睡了过去。
“……无异,无异。起来,吃了饭再睡。”肩膀被人轻轻摇晃着。
红枣甜腻的香气夹杂着莲子的清香扑鼻而来,肚子里顿时传出咕噜...

22 Mar 2015

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16

【目录】 bgm

天色大亮,乐无异一夜好眠,悠然转醒之时,原本因为风寒堵住的鼻子也通了大半。
被子里真暖和……咦?
他自知睡相一向糟糕,可今早醒来时,被子居然还安安稳稳地盖在身上。被中的暖意与外边的寒意形成鲜明对比,他伸了个懒腰,不舍地爬出被窝,扭头瞧见桌上放着几样简单早食,碗下还压着张纸条。
拿起纸条扫了一眼,他立刻拔腿冲出房门。
砰。谢衣的房门被急急推开,屋内却空无一人……
乐无异耷拉着脑袋回到自己屋里,攥着纸条从头到尾又读了几遍。纸条是谢衣所留,原是今早与清和商议后,他决意协助太华子弟分头寻找太华山脉周遭灵气浓郁之地,择定后即于那处设置聚灵阵,又道四五日后归来。
要四五日啊……他怅然地把...

22 Mar 2015

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15

【目录】 bgm

是夜,清和造访二人下榻的空翠亭。
三人坐定后,清和摇着拂尘,目中隐有忧色,他已派人筛查秘境封印附近地域,后又将搜寻范围扩大至整个门派,却仍是一无所获。
“听闻逸尘曾寻得一株矩木枝,可否借山人一观。”
清和取过乐无异递来的矩木枝仔细察看,亦是看不出任何端倪,他将矩木枝还与乐无异,又问道,“若果真是煌羽旧部施法威胁矩木树心,迫使其经由矩木枝抽取生灵灵力,为何又将陆上的矩木枝尽数取走?”
乐无异与谢衣对视一眼,见他微微点头,便向清和将原委一一道来。
“这几天我也正与师父商量这事。如果煌羽的人毁掉了绝大多数的矩木枝,却只留一株藏到太华秘境的封印附近,那么,当黑色妖气冲破海巫结界时,...

21 Mar 2015

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14

【目录】 bgm

二人乘着馋鸡,离开静水湖向太华观行去。
熏风拂晓了华夏各地,一晃眼的功夫已到了初夏时节。若是换作平日,按他俩的性子定会暂时按下脚程,将各地风物一一并肩赏玩,如今却只能在空中走马观花地略作欣赏,随即日夜兼程地继续赶路,即使如此,待抵达太华山时,距离封印加固仪式也仅剩十日光景。
太华山峰峦秀挺,堆琼积玉,冰雪隔断了万丈红尘,唯余下卓然于世的傲骨风姿。二人沿着山道行至太华观山门,向守门的弟子递上帖子,不一会儿,一个脚踏飞剑的身影从无数精巧楼阁间穿梭而过,英姿飒爽地飞了过来。
乐无异眯起眼睛,隐约觉得那身影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究竟是谁。趴在头顶的馋鸡忽然唤了几声,随即扑腾着翅...

20 Mar 2015

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13

【目录】  bgm-醉红颜

静水湖别居中的谢衣卧室十分宽敞,乐无异在他床边搭了张小床,晚上便宿在了那处,只是他心有牵挂,隔三差五就会在半夜里自行醒来,辗转反侧后竟再难成眠。几回之后,他干脆每日早早起床,先为谢衣揉捏关节疏通经脉,再去灶房熬药,顺便煮一些易于哺喂的食物。
几日后,谢衣身上的黑气终于开始消退。只是药材数量有限,虽然乐无异每回投入熬煮的份量已是精打细算,可当药材耗尽之时,谢衣的掌心中仍残留着些许黑气。偶然几次,乐无异发现谢衣睫毛微颤,以为他即将醒来,唤过几次却依旧没有回应,只得继续悉心照料。
这一日,偃甲鸟叩响了静水湖的结界,带来了夏夷则的回信。信中说,太华观将于下...

20 Mar 2015

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12

【目录】

待二人升至洞口,一个立于那处的人影伸手将他们拉了出去,随即合上石门,又向其射出数枚咒符。咒符之上红光乍现,将猛烈冲撞着石门的黑影尽数封于门后。魔影香趁着乐无异牙关微松,立刻乳燕投林般地飞到那人手中,那人定定地端详了一会,闭上双眼,掩去目中的悲戚之色。
此时的乐无异早已无心顾及周遭情形,他跪在平躺于地的谢衣身边,拨开他四散在脸上的凌乱发丝,静默片刻后,压抑地抽泣了一声。
谢衣的面颊上布满了黑色妖气,人已经失去了意识,乐无异颤抖的手指轻轻触了触他紧闭的双眼,转而抚上那微蹙的眉间,然而无论如何努力,眉头依旧无法舒展。方才挡在舜华之胄裂痕上的是谢衣的血肉之躯,他不敢去想象他经受过的痛楚,只能咬...

19 Mar 2015

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11

【目录】 bgm

原本绕着光球旋转的一团黑影突然改变方向,朝乐无异急速逼近。
谢衣将还没反应过来的乐无异拽到身后,手腕扬起祭出舜华之胄抵挡,黑影与舜华之胄相触的瞬间,便如化开的烟雾消弭无踪。他收起结界,余光中瞥见身后有碧色剑光一展,接住了另一团袭来的黑影。
昭明剑出鞘。昭明可斩断世间一切灵力流动,只是此时他们距离封印树心的球状结界仅有数丈,方才一击之下,球状结界已现出一瞬不稳。乐无异不敢再用昭明,敛了剑气退回谢衣身旁,与他背抵着背。
越来越多的黑影离开了球状结界,逐渐凝聚成数十团妖气,似乎在蓄积下一次冲击的力量。
“无异,收起昭明,为师会展开舜华之胄抵挡。结界内外不可有间隙,且将绳索断开。...

18 Mar 2015

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10

【目录】 bgm

博卖行的伙计们搬着货物下了船,师徒二人用布蒙着脸,不紧不慢地走在队伍最后。乐无异将通天之器方才读出的矩木记忆告诉谢衣,谢衣低声解释道,树心为矩木核心,与所有树枝均脉脉相通,而通天之器内的导灵轴亦是矩木所制,因此会有所感应。
原来如此,乐无异边走边想,也许是流月城崩毁时,矩木树心落入了附近河川,又一路随波逐流沉入了明珠海附近……不知这次误打误撞到了明珠海,能否顺路找到它。
“唧唧唧……”一只金黄色的毛团从乐无异的帽子里钻了出来。
“嘘,馋鸡别出声。”乐无异赶紧把毛团塞了回去,余光扫视四周,发现几年前竟是来过。那回他与夏夷则、阿阮乘着招财进宝号抵达此地后,那二人去了夏夷则母...

17 Mar 2015

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9

【目录】

出人意料的是,金砖连瞧乐无异一眼都欠奉,光顾着招呼谢衣,将他们殷勤地迎了进去。
“嘿嘿,谢大师可是好久不曾来过。真是不巧,今日主人出门未归,临走时嘱咐小的,说是很快回来。谢大师若想与主人叙旧,不如过些时辰再来问问。小的还常常听他说起您呢。”
“多谢金掌柜,不知贵行的主人是……”
“谢大师有所不知,咱的老主人已有四五年不曾出现,行内大部分事务便由二当家打理着,最近几个掌柜一合计,就把二当家推为新主人了。”
“原来如此,多谢金掌柜。谢某正巧有几件小物亦需售出,待贵行主人回转后,有劳金掌柜代为通报。”谢衣微微躬身,牵着乐无异坐进拍卖场一处隐蔽角落。
“师父,说不定你的朋友也知道些矩木枝的线索……不...

16 Mar 2015

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8

【目录】 bgm

乐无异进屋时,书案已被清理干净,中间只置着通天之器、矩木枝、一卷摊开的地图。
“师父,你怎么知道我要问通天之器的事?”
见谢衣但笑不语,乐无异抓抓头发走到书案边,又嫌坐对面太远,干脆搬了凳子与谢衣坐在一处,将通天之器拆解后取出一枚偃甲蛋打开。
“当初师父为什么要用矩木做导灵轴,不怕通天之器也沾染了魔气吗?”
谢衣接过偃甲蛋,指着导灵轴向他解释,“矩木善导灵,灵力流经时损耗极小。当年神农择其散发神血神力亦是此缘故,至于魔气……”他略微沉吟后继续道,“……为师年轻时,曾被择为大祭司继任。择选当日,你太师父便赐我祭司令牌,要我知晓今后所负之职。此令牌是第一代城主亲手所制,为代代...

15 Mar 2015

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7

【目录】

乐无异跪坐在地上,不可置信地抬起头。
“快起来,地上凉。”谢衣迅速关上门,将呼啸的风雪隔在门外,快步来到乐无异身前,伸手将他拉了起来。
“方才我出门找药草,若非中途折转回来,你是打算跪到天亮不成?怎的连鞋也不穿?”
“我、我这就去穿鞋……”感到丝丝寒气顺着脚底钻进体内,乐无异不禁打了个寒战,他来不及多想便转身进屋,手臂忽被谢衣拉住,眼前一花,竟被打横抱了起来。乐无异瞬间涨红了脸,他微微推拒着谢衣的胸口,被带着冷意的眸光一扫,便不敢再动,乖乖被抱进屋。
谢衣将他放到床上后拉过被子裹好,刚起身时袖子却被拉住。他转过头,瞥见乐无异带着几分哀求的神情,只得又坐回床边,握住那只手塞回被里,低头对上他...

15 Mar 2015

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6

【目录】 bgm

神女墓底。
初七靠坐在那扇再无法开启的石门旁,默然注视着乱石砸下,终是缓缓闭目,放弃了最后一丝抗拒,任由那坚守百年的信仰与这墓室穹顶一般,逐渐分崩离析,坍塌殆尽。
“呵……谢衣,你真是个……有趣的人哪……”
待意识恢复,他发现自己正悬浮于黑暗之中,伸出手也只触到一片虚无,没有花草的气息,没有冷热的感知,没有声嘶力竭的呼唤,什么都没有。
远处的一簇光向他渐渐靠近,一丝一缕地渗进他混沌的神智,他听见有个声音打破了沉寂,却不知是来自那光芒,还是他自己的声音。
“……终于,等到你了。”
魂魄融合的瞬间,另一段全然不同的记忆与情感,如同决堤的洪水将他再次淹没。

忘川河水在脚边蜿蜒,终...

14 Mar 2015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