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收【目录】 《莲心》出书本插图

p1→第九章  

p2→十一章 

p3→十二章  

p4→十五章

p5→番外下&后记


每一张插图都很精美,特别是番外那张,特别甜。无论是刀还是糖,都完美地重现了我写文时脑内的场景!能与懂自己的画手合作,真是太幸福了!

再次鞠躬感谢!


影子月-:

作者 @清粥一叶好养颜 允許我放圖啦2333

"蓮心"一書的插圖~

混更用x

畫這兩人讓我身心舒暢(喂)感謝不嫌棄我的圖(*´...

15 Jun 2018

[谢乐/G文]静水湖社区七月十一探秘

已收【目录】 

谢谢小梦梦【太太】(doge脸重音)拔刀相助的三篇大G文,让我的本子顺利升级成了14万字的砖头本(◔◡◔)

以下几点说明:
因小梦梦的任性要求,三篇g文的校对都只有我,而且因为太刺激 ,导致校对如我无法气沉丹田地阅读,如有错别字请用力抽打我,与另两位校对小天使无关。

因小梦梦的任性要求,三篇g里唯一的be《渐无书》,放在《莲心》本的最后——镇书。阅后如有不适,可再次阅读本文回血。

因我的任性要求……才有了这篇火♂箭车。你嗦,温柔持重的拖拉机2.0有什么不好!慢慢收拾才是情趣啊情趣(这里痛.jpg)

-M1-:

***最近才发现石墨和微博长图也...

14 Jun 2018

《莲心》大货应该都发啦,
吃爪爪状(.jpg)等返图
顺便去敲太太们发图发文()

04 Jun 2018

@摸一条黄鱼 太太
画的毛巾!太太说放全图出来!
(应该不会被ping 吧x)
质量很好哒!我用了半个月还挺新的!
35元一条,60x30cm。

04 May 2018

无异节发宣~~谢乐《莲心》

预售时间:2018年5月4日(周五)晚8点~5月28日

预售地址: @豆FU摊同人组  传送门

 

实体打样图已更新

字数:14万(含G文)
收录:莲心正文+番外/G文三篇(含未公开番外一篇)
试阅:LOFTER搜索书名tag“莲心”/ 招财进宝论坛
尺寸:A5
页数:236P
其他:黑白插图5张+G图1张+彩色长图1张
装帧:封面刚古纤维,扉页硫酸纸,内页100g欧维斯
预售特价:50元(含飞机盒)
由于印厂量印时临时加价,5/28后恢复原价:53元(含飞机盒)

 

预售特典
特典一 谢乐同款·...

01 May 2018

关于准备开宣的谢乐套装

@摸一条黄鱼 太太画的谢乐毛巾,过两天的宣图咱不放全图了,一定要看图的话我私信你(其实并没有露任何不该露的地方[允悲])
cp场贩有样品,我用了一个月还挺新的,随便看随便摸。
——来自求生欲很强的主催粥[。

#谢乐# 莲心  无异节前后,发宣图,部分商品数量有限,请注意购买时间!

请务必仔细看宣图的套装选项,看不懂的可以私信我!

30 Apr 2018

透个图,谢乐同款手工腰圆香囊。
宣图还在制作中,五月敬请期待(看tag有惊喜x)

26 Apr 2018

【长评】糖制的刀子,捅人也是会痛的

已收【目录】 

嗷呜.jpg!不愧是刀鱼,所有的点基本都get到了(长评含剧透慎入)开心你发现了144岁的年龄梗2333,数学老师谢衣表示烤144条秋刀鱼嘉奖你Ծ ̮ Ծ。关于剧情的几个疑问我另去你文下评论。不过……你居然没怎么被谢乐刀到(?)不禁后悔,应该在群里嗷嗷叫的时候把你暂时踢出去🙄至于结局,我依然坚持刀者见刀、甜党见法拉利x你拿影总威胁我也是没、没用的……(小声)

二次元宅鱼:

 @清粥一叶好养颜 

这是一篇迟了很久顶着锅盖不怕粥打我的长评

首先容我吐槽简介里的糖多刀少,有车也掩盖不了粥你本质是个插刀爱好者的事实...

22 Dec 2017

谢乐|莲心番外|落花生|中

【目录】 

【四】
翌日傍晚,仍在转悠着找人的乐无异接到消息,说是息馆附近的客栈今日新住进一名中原客人,看着与乐无异身量差不多。传信的小弟还道那人已应下此事,约了乐无异晚间在息馆碰面。
乐大夫兴冲冲奔回息馆,甫一进门,便见高高的药柜旁站着一名颀长俊秀的男子。那人饶有兴致地与药师交谈着,斜阳西窗夕照,染红了一身素衣白裳。
“师、师父?!”乐无异失声唤道,“你怎么来了!”
医馆已闭门谢客,几个尚在收拾的大夫齐齐望向门口,不由面露诧异之色。双颊泛红的青年撑着门扉喘粗气,眼睛瞪得比嘴还大,男子也闻声回头,和蔼地唤了声无异,向他招了招手。
乐无异抹掉额上的汗,拉平衣领进了屋。先前说着话的药师首先回神,...

02 Oct 2017

谢乐|莲心番外|落花生|上

【目录】 【BGM.欢沁】

【一】
乐无异抵达捐毒那日,与兄弟阔别许久的安尼瓦尔十分高兴,在接风宴上搂着青年的肩醉醺醺地道:“弟弟啊弟弟,哥给你找位好姑娘,今年就把喜事办了。”
乐大夫身量不矮,只是与围着他劝酒的西域汉子们一比,便显得身单体薄。他酒量随他哥,几杯下肚就站不住,却还记得挣开那只钳着肩的手,跌跌撞撞一屁股坐到凳上,晃晃脑袋,咧开嘴喊了声哥。
安尼瓦尔哈哈一笑,拍着胸脯道:“哥哥为弟弟做点小事,道什么谢。”
“我又没有谢你……”青年眯起琥珀色的眼,被酒熏得嫣红的唇一开一合,露出一口斩钉截铁的白牙——
“其他都好说,这事不行。”
安尼瓦尔却是听岔,大声宣布道:“我狼王的兄弟,得娶个捐毒...

01 Oct 2017

谢乐|古代架空|莲心 正文终章

【目录】 【BGM.眷眷柔情】

宣和初年。
五月。
南地黔中道雾水暴出,罗安江逆溢,播州重溺,万民失所,帝颁旨赈济,加意抚绥。
十一月。
播州、夷州、合州大疫,亡者接踵,乃北疆烈山族投掷蛊卵于河道所致。帝令息氏推行祛蛊术,然疫情难止,人心惶然。
宣和二年。
二月。
烈山以蛊疫相胁,欲举族迁往南海龙兵屿。帝请先行止疫,拒,是以僵持。
三月。
百草谷星海部调兵千余众赴西北大漠。
八月。
安西都护府集精锐一万,安北等地调民兵二万,屯兵姑墨县及周遭邻县。
九月。
蛊王殁,疫止。
十二月。
烈山使赴朝请降,定国乐公携子谏言撤兵,帝允之。
宣和四年。
十二月。
烈山迁族事毕。
——《宣和大事记》

夏至一阴生,稍稍夕漏迟。
数月前,乐无...

30 Sep 2017

谢乐|古代架空|莲心21

【目录】

神台上的红烛剩下半寸,围着烛焰的一圈蜡油被映得鲜红透亮,掺了血似的。
新来七杀殿的侍女踮起脚去拿那蜡烛头,忽听身后传来脚步声,手一抖,滚烫的蜡油便翻在手上。蜡烛直直坠下,几滴烛泪溅在来人的素色绸鞋上,像凝固的血迹。
“大、大人息怒,奴婢这就为您拭净……”
来人是名衣饰华贵的陌生女子,出尘姿容中带着几分苍白,像是深藏匣中的珍珠。侍女不知她的身份,仍是惶恐地跪下。
“起来罢。我心急着进来,却害得你被烫了……司药房有伤药,记得去讨来擦。”女子歉然地看着她烫红的手背,见似无大碍,遂和蔼道,“瞳先生可在?”
侍女点点头,边收拾边听女子报上名姓,脚一软差点又跪了下去。
这名身形纤弱的女子,竟是城主沧溟。
“...

29 Sep 2017

谢乐|古代架空|莲心20

【目录】

乐府。
后院的大桂树下垫了干净白布,傅清姣踮起脚,用竹竿挑下枝头的淡黄花朵,挑拣着放入瓷罐。
“夫人呐,想吃糖桂花,老夫差人去买就是。你平日在息馆里辛苦,难得休息一日又要忙活这个……”乐绍成走入院中,接过傅清姣手中的罐子,顺手拂去她肩上的碎花。
“买的哪有自家摘的香?往年都是异儿摘的,今年他不在家,我先替他存起来,待他回家就能用上。”傅清姣笑着应道,见乐绍成的目光凝在自己手上,低头一瞧,手指不知何时被划了道血口子,连罐中的桂花也沾了血。
“哎呀,这几朵不能用了……”
“夫人别动、别动,老夫去取药来!”
“嗨,老头子别紧张,吮一下就好啦。”傅清姣追着乐绍成的背影道,转头看见那间空置了大半年的厢房...

28 Sep 2017

谢乐|古代架空|莲心19

【目录】 

少年躲进墙角的佛龛,背抵石墙,隔着布帛看着流月城守卫从偏殿门外接连走过。幢幡掩住了他的身影,本该垂到地面的流苏却缺了一截,颤巍巍地来回扫过他的鞋尖。他放缓呼吸,将脚又往后缩了缩,感到左脚踝的伤处并未妨碍行动,略略松了口气。
一个时辰前,他与闻人羽、安尼瓦尔迎着流矢滑下沙坡,安尼瓦尔臂上中了两箭,仍将身后的少年男女护得稳当。三人好不容易落了地,乐无异却冷不丁被沙地中翻起的利刃伤了脚踝。
流月城守卫很快包抄过来,一时杀声震天,冰寒的刀刺入肉体,温热的血喷在脸上。不知是谁将他推到一截断墙后,待回过神,才发觉追兵已被安尼瓦尔他们引到了别处,遂攀上窗棂翻入回廊,闪身躲进一室偏殿。
斑驳...

27 Sep 2017

谢乐|古代架空|莲心18

【目录】 

*无厌伽蓝地面部分外观二设

月光隐没在云层后,将漫天欲坠的星子留给休憩的旅人。天空即将破晓,光明再次洒向世间,只要是活着的生命,就能接受它的赐予。
只要活着。
马儿在晨风中抖抖鬃毛,秦炀清点了人马,拨出半数赶赴西南方向的无厌伽蓝,其他人前往流月城。
前夜,乐无异将自己的猜测告诉秦炀,却又担忧伊列山谷易守难攻,兵分两路战力减弱。秦炀道,早一日去除蛊虫之患,就能多救一条性命,从来没有必胜的仗,只有尽力而为。又拍着他肩道,放心,无厌伽蓝那队由本将亲自带领。
烈日炙烤着大地,分兵不久,乐无异他们便深入了沙漠腹地。莫说沙鸡,一整天连块草皮也见不到。
少年的掌心被缰绳磨破,却仍细心地拈去马...

26 Sep 2017

谢乐|古代架空|莲心17

 【目录】 【BGM.归】(←建议配合食用)

十数日后,百草谷众人行至大漠腹地,发觉先前寻到的古道路标竟已被人尽数毁去。幸好近处有水源,旁有一小片稀疏的胡杨林,秦炀下令全队扎营,自己带着几名兵士亲自外出探路。
北方天空的云端之上隐约可见伊列山脉,冰雪终年不化,远远看去,连行经的云朵都像被寒意冻在了山顶。秦炀等人行到山脚,见峡谷中间隐着一线宽的山路,路两侧皆是刀砍斧劈的绝壁,入口还有驻兵戍卫。
按《山河图志》所示,进入流月城必经此道,秦炀暗忖,山道易守难攻,必是一场生死相搏。尽管胜败难料,但时不待人,秦炀归队后即下令拔营,试以这支千余兵力打破僵局。
出发前夜恰逢八月十五,乐无异烤...

25 Sep 2017

谢乐|古代架空|莲心16

【目录】 【BGM.悲】

秦炀将乐无异送回营地,军医看过伤势,却道出手之人分寸拿捏得极巧,刀刀见血却不伤筋动骨。最重的伤是拍在胸口的那一掌,又恰巧被一枚挂在胸前的铁片口笛挡去些力道;至于咳血昏厥,原是忧怒郁结于心,静养十来日就好了。
果如其言,乐无异两日后醒来,慢吞吞吃了碗清水白面,脸上重回了几许血色。
“沙漠水贵如油,这是你特意为我做的汤面吧。”乐无异谢过闻人羽,端起碗喝干了汤,并不打算告诉她盐放多了。
营帐外,众人匆匆搬运着辎重——据今早返回大营的探路兵道,向导寻到了通向伊列山古道的标识,秦炀已下令两日后拔营启程。
“我将你落下的东西都拾回来了,就放在那个包袱里。”闻人羽合上帐帘,回头

24 Sep 2017

谢乐|古代架空|莲心15

【目录】 【BGM.离弦】

太阳落山后大漠陡然转凉,傍晚尚是盛夏,转眼便入了深秋,非得靠近火堆坐着才能驱散身上的寒意。
“闻人闻人,这挽绳套捉沙鸡的法子可真厉害,一捉一个准!唉,这不毛之地只能啃干粮,我都快饿干瘪了……你去歇着吧,我来烤。”
“这不算什么,都是师兄教我的,他什么都会。”闻人羽扭头笑笑,朝空中放出传信烟花,“师兄他们早我们几日离开姑墨,该在这附近扎了营。他看到烟花就会来寻我们……反正到都到这了,他也没道理再把我赶回谷。”
她放完烟花就去拆埋在沙下的绳套,却被乐无异阻住:“先放着吧,晚上说不定还能抓几只自投罗网的笨鸡呢。”
闻人羽嗯了声,提着长枪坐到乐无异身边,瞧着他熟练地把野...

23 Sep 2017

谢乐|古代架空|莲心14

【目录】 【BGM.夜明】

茶一端上,乐无异便问起流月使节之事,来客萧鸿渐道,那使节在朝堂上承认蛊虫之祸确因烈山而起,亦道大祭司有意解除蛊患,似是颇有诚意。然而几番交涉,他竟又道须圣上颁旨龙兵屿,令其接纳烈山全族,待迁族事毕,大祭司自会依约行事。
“流月地处北疆,龙兵屿却在南海,其间相隔数千里,纵使烈山即刻出发,日夜兼程,至少还需一年多的时日,这也太久了……”乐绍成皱眉,“圣上意下如何?”
“圣上道赐地之外,另会沿路安排车马相助,意欲说服烈山先行解除蛊患。这本已是天大的恩赐,可那使者非但不叩首称谢,反道大祭司不敢以全族性命赌一人之念,只怕圣上中途反悔,非得抵达龙兵屿后才肯除蛊……那烈山...

22 Sep 2017

谢乐|古代架空|莲心13

【目录】 【BGM.异变】

北风渐起,枝梢的枯叶打着旋儿落在尘土里,被往来的车马碾成齑粉。
乐绍成拍拍养子的肩,与他策马并行。乐无异既已记起幼年之事,他便也不再晦言,道是当年与傅清姣收养乐无异时便知前因种种,只是念其年幼体弱,干脆对所有人瞒去了他的身世。
乐无异点头,乐绍成接着道,我不是你生父,你若不愿,今后你我间也可换个称呼。他不忍乐无异为难,说完话便拨转马头,佯装去察看车队。
定国公年轻时统领千军万马,立下赫赫军功,大敌当前亦是镇定自若,如今面对这亲手养大的少年,竟是有些无措。踌躇之时,忽听身后马蹄得得,少年清亮的声音遥遥追来,与前别无二致——
爹,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
乐绍成持住缰绳...

21 Sep 2017

谢乐|古代架空|莲心11

【目录】 【BGM.镇命歌】

谢衣包扎了心口伤处,合拢衣襟,俯身去看蜷缩着熟睡的少年。多年前他带着他逃往中原,也会在夜里看他的睡脸,听他在梦中不住地唤爹娘。他不知如何去抚慰陷入噩梦的孩童,只能照着道听途说的法子,将人轻轻抱在怀里。
孩子听着他的心跳声再次入眠,而他却已了无睡意,只得在晨曦降临前的黑暗中一遍遍回忆那场争执——
即便万骨枯朽,本座亦非有心杀戮,我族险中求生,又谈何违背天道?天地万物皆有定数,我生他死,各顺其命,又谈何罪孽深重?先不论冥蝶炼药能否成功,除此之外,还有何法能挽救我烈山族?
那人摇头道,若今日换了你是大祭司,你也会同我一般选择。
他年少得志,曾深受沈夜器重,话语里尽是...

19 Sep 2017

谢乐|古代架空|莲心10

【目录】 【BGM.镇命歌】

大漠中雨水罕至,每一滴雨水都被捐毒人视为神农恩赐的福祉,然而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却令这支囚队的步履更为艰难。
囚犯皆是捐毒人,大多戴着沉重的镣铐,像是被挂着铃铛防止逃跑的牲畜。在烈日下徒步数日,连空手而行的壮年人也会疲惫不堪,更何况老弱妇孺,然而一旦落到队尾,又会被随行看守的鞭子抽得皮开肉绽。即使饮食不被苛待,每天仍有人被永远留在了沙海。
雨水淋湿了幸存者们手脚上的血痂,淡红的血水悄无声息地渗入沙土中。
囚队里有个七八岁的褐发男孩,纤细的四肢还未长开,身高只到旁人腰际,许是想让他走得快些,看守破例摘了他的铁镣。男孩紧紧跟在一名清秀女子身旁,头上罩着件脏污的绸...

18 Sep 2017

谢乐|古代架空|莲心09

【目录】 【BGM.御殿】

“让我走,否则我就……杀了他!”乐无异夹着姜伯劳的脖子,恶狠狠地瞪着挡在门口的绿衣女子。
“大人不必顾及属下,量他不敢……”
“它能划开人的肚子,你想用脖子试试?”乐无异嘶声警告道,低头见矩木木屑从香囊破口悉悉索索漏了一地,只觉心头也被撕了条大口子,不由将铍针捏得更紧。
女子蹙眉盯了乐无异一会,袖子动了动又垂下:“我不为难你,你走吧。”
乐无异狐疑地眨眨眼。
“你既是听见了……那递给破军的话,由你转述亦可。”
女子说罢便转身离开,披在身后的黑发晕了凉薄月色,上一刻的剑拔弩张似是一场幻觉。乐无异不敢大意,夹着姜伯劳回到前院,冲那远去的背影嚷道:“你弄错了……我不认识你...

17 Sep 2017

谢乐|古代架空|莲心08

【目录】 【BGM.Total War】

展细雨因多雨得名。当天色变得与年老的城墙一般颜色时,人们就会带着伞出门。青石铺墁的小巷幽长狭窄,若迎面有人撑伞行来,另一头的行人便会自觉收伞,站在滴水的屋檐下,等着对方先行通过。
这些镇民默默接纳了逃难的外乡百姓,给了他们容身之所,时而有人将自家用旧的厚实衣被放在城南草房前,而后悄然离开。即便好奇,镇民也不会轻易打扰这些陌生来客,就像他们也不再记得三四年前,曾有名装束奇异的异乡女子在城中重金置下一座院落,此后却时常落锁不知所踪,亦鲜少与人往来。

乐无异醒来时,脑壳里像沉了块大石,手脚绵软似是没了骨头。身下的床褥又冷又潮,应是许久不曾更换,腰间被...

16 Sep 2017

谢乐|古代架空|莲心07

【目录】 【BGM.待宵草】

翌日清早,乐无异与李元华来到饭堂,又碰上昨夜那四个绿衣人。雩风换了身打眼的翠绿衣衫,指尖挑起锃亮的额发向后一甩,冲乐李二人一声冷哼。乐无异嘴角抽搐,低头端碗,咕咚咽下一大口稀饭,忽听另一人唤了声乐大夫。他诧异抬头,见出声招呼的是雩风身边那名年纪稍长的随从,正朝自己和气地点头。
乐无异识得他,此人名叫姜伯劳,昨晚过来帮着包扎了孩童的伤口,又赔了好些银子。待那孩子走后,他才拿出一物给乐无异看:“此物……是公子掉下的么?”
摊开的掌心里有枚白麻布做的腰圆香囊,正是谢衣送自己的那枚。乐无异忙道了谢,取回香囊时触到姜伯劳的掌心,只觉他的肤质较常人要硬厚许多,又见那掌...

15 Sep 2017

谢乐|古代架空|莲心06

【目录】 【BGM.镇命歌】

夜探义庄之后几日,乐无异辞别傅清姣,与谢衣前往朗德义诊。此行带了许多昂贵药材,乐无异担心路遇劫匪,特地请了息馆守卫李元华作为随行侍卫。
“李大哥帮忙守夜,我们晚上就能多休息会。”乐无异挑开车帘,示意谢衣上车,“他当年跟着我爹打仗,进息馆前还做过长安城的巡逻,人品信得过,嘴也紧,师父放心吧。”
“原来如此,还是无异想得周到。”谢衣点点头,从乐无异手里接过车帘,“你上车罢。”
“咦,不是说好我来驾车?”
“此番出行,事无巨细均是无异打点。”谢衣轻推乐无异的肩,温言道,“你先去歇会,之后还有得要差遣你了。”
一车一马走走停停,路过灾民聚集的城镇便停车下马,支着竹竿升起...

14 Sep 2017

谢乐|古代架空|莲心05

【目录】 【BGM.待宵草】 【BGM.花水月】

乐无异很久以后才知道,谢衣与他的缘分并非始于自己十岁的那场大病。早在他七岁那年的秋天,他们便已相识。

西域大漠以北、玉门关往西数千里的北疆之域,有一处隐蔽的天然盆地。盆地以北尽覆冰雪,东、南、西三面皆被伊列山脉围绕,连绵高耸的山脉截住湿润的云,汇成清泉小溪,滋养着世代烈山族人。
那就是流月城,谢衣的故乡。
城中植被青翠,峭壁外却尽是黄沙。千年以来烈山族在此繁衍生息,鲜少有人出城踏足沙海,直到百年前一支迷路的中原商队误打误撞闯入城中,烈山人才知东边另有一片辽阔大地。那商队首领身染重病,原以为不治,不想被烈山祭司救回一命,领着商队回...

13 Sep 2017

谢乐|古代架空|莲心04

【目录】 【BGM.黛玉】

晚间饭点,醉仙楼内座无虚席,伙计双手摞着杯碟在桌椅空隙间穿梭,已没人记得十来日前店门附近的小风波。
定国公府朱门半开,不时有仆役探头张望,却不知那逾时不归的小主人就站在不远处的转角。直到落日被拖入黑暗,在重檐翘角上挣扎着留下最后一抹金色残痕,伫立良久的少年才拖着步子转身离开。
迎门的吉祥欣喜道:“少爷可回来了,今日比平时要晚,夫人已在饭厅等着了。”灯笼照亮来人苍白的脸色,吉祥立刻道,“遇了糟心事可别往心里去,吃饭要紧。”
“……不,让娘亲先吃吧,我不饿,先去书房看会书。”乐无异避开吉祥担忧的目光,“师父到了吗?”
“哎,少爷说请谢先生过来,这才不过十来日,应该再...

12 Sep 2017

谢乐|古代架空|莲心03

【目录】 【BGM.メグリネ】

十岁那年的秋天,乐无异自傅清姣处学了几册草药方剂、经脉命门的基本医理,只觉医术果真能活死人、肉白骨,愈发心生向往。

家中书房不乏医书,乐无异边看边学边养病,待痊愈已是寒冬。每隔几日,他就裹得像个球似地跑去息馆,兴致勃勃地观摩大夫问诊,一旦谢衣得了闲暇,便要缠着他指点一二。

乐无异于医道颇有天分,一点就透,长得也讨喜,不仅谢衣,其他大夫也十分乐意教他,还会特意为他准备蜜饯糖果。只是乐小公子无比专一,没过多久全馆上下都认得了这个粘着谢衣的小跟班,连息妙华都打趣道,按往年行程,谢衣一过正月就要离开长安四方游历,届时“乐小大夫”可该哭鼻子了。


然而...

11 Sep 2017

谢乐|古代架空|莲心02

【目录】 【BGM.诗意】

八年后,新帝登基,改年号宣和。
大典后仅过数月,一则消息由南至北急报千里外的国都长安——南地黔中道属地播州连降暴雨,罗安江沿岸多处决堤,万余百姓流离失所。
灾情一夜间传遍大街小巷。
这日,长安醉仙楼的食客们七嘴八舌地议起水患之事。有人忧道,旱涝必有瘟疫,若播州百姓前来投奔亲眷,却将疫情一并带进城中,又如何是好?
众人点头,忽被一声惊堂木震得心头一跳,便齐齐去瞧那出声处。那拍桌子的原来是茶社的说书人——程元生程老先生。
“众位何须杞人忧天。”程元生慢慢捋着山羊胡,中气十足地开了腔,“长安乃我李朝国都,社稷重防之地,怎会瘟疫横行?”
有人附和:“程老说得不错,息氏医馆的...

10 Sep 2017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