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乐|素雪初逢离者归19

【目录】 bgm

“是温留前辈……师尊他怎么了?”夏夷则脸色一变。
“哼,老子发现他时都快没气了。嘿嘿,死了最好,正好把那血契解开。”
“……烦请温留前辈暂为照看,在下即刻前来接走师尊。”夏夷则召出飞剑,回头道,“乐兄,你与谢前辈先暂留此处……”
“喂,等等,我和你一起去。”乐无异喊住夏夷则,见谢衣点头,又道,“师父也去。”他想起太华秘境内的法术禁制会封锁妖物神智,便将馋鸡留给逸清暂为照顾。
“多谢,秘境道路错综复杂,届时请紧随在下。”夏夷则不再多言,带二人向山脚行去。
三人进入秘境。
秘境入口虽不甚起眼,内里却是广阔无垠,三人由一块宽大的浮石载着,向黝黑深处缓缓飘去。乐无异初来乍到,虽忧心清和安危,却仍是按捺不住好奇四下环顾,黑暗中有无数巨大的影子隐隐绰绰地悬于空中,靠近后才发现,那原是一块块封印着妖物的巨石。光泽流转的封印咒符被深烙于石上,如同一双双在黑暗中睁开的赤色眼瞳,沉默地注视着陌生的来客。
偶有夹杂着些微腥气的风从下方吹来。乐无异不由循着风来时的方向看去,目力所及处,只见浮石下方的黑暗中延绵着无数银色光带,夏夷则解释道,那些光带是秘境中往来的道路。
“夷则,你师父在哪里?”
“师尊定在温留前辈处,方才亦是其传音示警。”夏夷则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前方,施法催促浮石向前移动。
“可是,刚才听它的口气,好像跟你师父……关系不太好?”
夏夷则微微摇头,“……它与师尊相识多年,其间恩怨纠葛师尊不愿细说,只道它素来言语不敬,实则恩怨分明,并非恶类。”
浮石停靠在一处石台旁,夏夷则带着他们沿着光带朝远处的另一座石台走了几步,忽然顿住了脚步。乐无异举目远眺,那石台上赫然卧着一只身形庞大的妖兽,金色的九尾间隐隐露出一抹蓝色衣角,他眼前一花,却见夏夷则已跃上飞剑,迅疾向前飞了去。
待他与谢衣赶至,夏夷则正探着清和的鼻息,面上的凝重减去了几分。他收回手,低下头向那妖兽抱拳致谢,“多谢温留前辈,师尊幸得甘木之力,眼下暂无性命之忧。”
“老子见他昏迷不醒,也不知死了没有,干脆把剩下的甘木全给了他……哼,从今以后便与他两清了。”温留碧色的六目同时微微眯起,掩住一抹得意之色。
“……温留前辈是否知晓,师尊为何前来此处?”
“仪式开启时,秘境深处忽然出现了一股吸力,不断吸着入口封印的灵力。刚开始那力道太弱,于封印暂且无碍,老子亦懒得去管,不想后来那吸力愈发强大,那时清和就下来了……”
温留抬起爪子碰了碰清和苍白的脸颊,摇晃着九尾继续道,“老子等了许久都不见他来。哼,难得下来一回,还要劳老子大驾亲自去找他。”
夏夷则略略沉吟,“师尊重伤,原是自身灵力耗尽,护身结界破损导致妖气侵体所致。只是师尊如何会……”
温留懒懒地指向他们来时的方向,“那底下有棵树,吸力就是源于此。老子看那树着实诡异,以清和的深厚修为,居然也奈何它不得。”
“师父,那树会不会是……”乐无异悄声道,谢衣与他对视一眼,目中亦有几分了然。
“老子记得近年来确有几只妖兽被封在了那处,后来不知何时居然冒了棵树出来。瞧那树根旁还留有些断骨残肉,大约是有妖以自身血肉为饲将其养成的。”
方才的那股腥味似乎还萦绕在鼻端,乐无异想起另一株正置于仙居内的矩木——那株矩木,正是闻人羽与她师兄,在太华附近的妖物体内寻得的。
“那些妖兽趁着被封入秘境的时候,将藏于体内的矩木枝一同带进了这里……难怪在外边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乐无异恍然大悟。
温留举起爪子擦了擦口水,“闻着那血肉气味,可真是相当美味,应是一只修为甚高的大妖……啧啧,可惜都喂了那树。小怪物你听着,老子也要吃肉,等你师父好了,你让他下次若来此处,定要带点肉犒劳犒劳老子。”
夏夷则刚要作答,忽然从来时的方向传来数声石块崩裂的声响。
“不好,上方封印有变,恐怕禁制将随之松动,二位……”夏夷则话音未落,忽被乐无异打断,“你先带你师父上去,我和师父去那处看看。”
“乐兄,你与谢前辈并非我门中子弟,此事本应由太华师门一力承担,还请二位替在下将师尊带离此处。”
“夏公子,太华封印若破,则为苍生之祸,而圣上万金之体亦不可有任何闪失,此事请交由谢某与无异。”
咔嚓。不远处的一块巨石忽而裂开,突如其来的大风卷起石台边缘的石屑,朝着黝黑的深渊坠去。
“夷则,你再耽搁下去,连你师父也要出不去了。”乐无异跺着脚,恨不得替他把飞剑召出来。
“……好,待将师尊送回,在下立即前来与二位汇合,请务必小心。”
夏夷则不再犹豫,带着清和御剑离去,温留告知二人通往矩木的道路后,也甩着尾巴飞离了石台,去秘境各处查看禁制崩落的数量。
——————————————————
下回预告: ……

24 Mar 2015
 
评论(12)
 
热度(24)